偷拍帅哥厕所微博|偷拍学生妹呕吐视频|偷拍射入精子图片动漫
业务邮箱
CkxSPdjh@gmail.com
首页> 理发店偷拍少妇

先穿射鵰再穿大唐 51~60

内容详情

“呵呵呵他說的沒有錯就是爺爺我了,又怎麼樣你們還咬我啊?咬我就來啊。”楊立名笑了笑一臉不屑對著他們說道。同時還晃了晃腰,在身邊的小昭的臉蛋上香了一個。  那臉上的輕視傻子都看的出來。挑釁,挑釁,赤裸裸的挑釁。  他這下可惹了眾怒了,完顏洪烈身邊的人,哪一個不是惡貫滿盈,在江湖上跺跺腳,就讓普通的江湖中人聞風喪膽的牛逼存在。如今讓人如此的小看。各個都怒火沖天,死命的盯著楊立名,腦袋不停的道,“靠,看你今天又沒有帶那個鋼鐵怪物,囂張什麼啊?我用眼楮殺死你。”不過卻沒有人敢先動手,畢竟人家面對你們這麼一群人還敢這麼自信滿滿的干了,自然是有對付你們的憑借。要不然就是傻子,但是對面的那可惡的家伙怎麼看都是挺精神的一個小伙子啊。怎麼會是傻子呢?“我忍了,還是讓受不住氣的人先上吧。好探探他的底細。如果他沒有囂張真本事,只是在那里裝逼的話。我就立刻上,使勁的爆他的菊花。讓他知道知道,壞人的尊嚴是不容踐踏滴。”完顏洪烈身邊的壞人組合全部在腦袋里默契的想到一起。連那個和靈智上人打扮差不多的後天大圓滿的準強人也是如此。  但是他們打算讓別人先探底,完顏洪烈可忍不住了。他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得到包惜弱的消息。  豈會輕易的放過楊立名。對楊立名他可是狠的很啊。“要不他害的。惜弱,又怎麼會和我分開。而和那個低賤的楊鐵心逃走。”  挺了挺身森然地盯著楊立名兩人,道︰“對面的小兄弟,只要你願意說出本王的愛妃和那個拐騙本王愛妃的奸夫在在哪里,本王今天就放你們離開。不然本王只好將爾等……哼……”  “哈哈……”楊立名突然仰頭大笑,打斷了完顏洪烈的話,道︰“完顏洪烈,你的臉皮還真是厚的可以啊。“奸夫”虧你好意思說的出口。十八年前的事,你當真忘記了不成。包惜弱本來就是楊鐵心的妻子。而且已經和他有了兒子。諾!就是你身邊那現在叫完顏康的家伙。用一句話來概括你,見過無恥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你的無恥程度簡直可以和傳說中的高麗棒子一拼。呃……不對比起高麗棒子,你還是稍微的遜色一點點滴。不過也已經是神級的地步了。佩服佩服。”邊說還邊對完顏洪烈抱拳拱了拱,好像真的有多麼的佩服似得。  氣的完顏洪烈,滿臉的煞白。  他身邊的楊康這時跳了出來,眼中冒火的大聲說道。“可惡的小子,你把我媽媽弄到哪里去了。別在哪里信口雌黃。我是父王的親子,是大金國唐唐的小王爺。可不是那賤民的兒子。不要把我和那賤民扯在一起。”他如今最怕別人那他的身份說事。  “哼,老子不和認賊作父,賣國為榮,傻不拉機。白痴至極的畜生說話。”楊立名看到楊康就不爽了。本來看射雕的時候,雖然不喜歡他,但是也沒有太過討厭他。畢竟說到底也不能徹底全怪這個家伙,若換做是楊立名他自己,一直以為自己是高官子弟,從小以為自己是金人嬌生慣養,高高在上的小王爺,怕也不會去認什麼莫名其妙突然冒出來的親爹吧。畢竟一邊是從小就認為是親父的富貴大官,另一邊卻是從未有絲毫感情的清苦漂泊漢啊。”情有可原。但是現在他面前的這個楊康明明在母親的告之下。明白楊鐵心是他的父親,還要對他下殺手。這就是畜生所為了。你可以不認他,畢竟你從小就不知道有這麼個父親。但不可以害他。他始終是你的父親。  “康兒不要和他廢話了。你只要知道你是我的親子就行了。”這時完顏洪烈對楊康道。又轉身對楊立名下了最後的通牒。“你既然如此的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本王不客氣了!”  “老子還需要你客氣啊?有屁就快放,老子我接著。”楊立名以前都是被東邪西毒這些牛逼大大地的強人欺負。一直很郁悶。但是現在面對這些比自己弱小的,總該是讓自己的受傷心靈平衡一下吧?  “幾位先生,請為本王拿下此人。本王絕對不會虧待了各位的。”听了王爺的吩咐。幾個壞人組合,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對榮華富貴的渴望,輕易壓倒對楊立名的顧忌。  先是沙通天當下一聲怒吼︰“你這乳臭未干的小字!少在此處耍威風,你‘鬼門龍王’沙爺爺先來領教你的高招!”說罷雙手成掌,向楊立名拍去。另外幾人見被他搶先了。也連忙要過去。怕被他搶去了風頭。讓自己在王爺眼中的地位減低。但是他們還沒有到楊立名的身邊就又都驚退了回去。因為第一個過去的沙通天已經拍的一聲和楊立名先對了一掌了。而且用比去時更快的速度,飛身倒回,砰地摔在幾丈外的地上,一時爬不起來。看他雙手不規則的彎曲就知道沙通天手骨斷了。此傷不修養個一年半載,別想好了。  完顏洪烈等人大驚,此人當真厲害非常,竟一掌就把剛才還耀武揚威的“鬼門龍王”打的倒地不起,沙通天是什麼功力,他們可是知道的。“一招,只是一招。”所有人的頭上都冒出了冷汗。就連那個後天大圓滿境界的喇嘛都是一樣。他自問要打敗沙通天也起碼要十招以上。他剛剛進入這個境界,自然遠遠不可和楊立名比了。楊立名可是這個境界的頂峰了。就差一步就要跨入那武林人士夢寐以求先天大道。兩人的戰斗力最少差了將近一倍。楊立名最多二十招就能收拾他。就像裘千仞這個先天期初期的菜鳥一樣。同樣抵不過歐陽鋒這個先天期初期的老鳥三十招。沒看到丘處機這些人對上黃藥師都是秒殺的嗎?  完顏洪烈見眾人被楊立名一掌驚住,連忙道,“大家不必懼怕他,他只一人,現在又不是什麼江湖比武,而是擒拿刺客。眾位先生一擁而上定可擒下!”眾人心中一動,覺得有道理。紛紛摯出兵器。  楊立名一直等著他們商量好,才哈哈笑道︰“都準備好沒?早這樣就對了嘛,婆婆媽媽的象個娘們!“呃,小昭我可不是說娘們有什麼不好,你不要誤會啊。去找個安全的地方,在一邊看戲,看你哥哥如何大展神威。對付這幫跳梁小丑。”  小昭溫柔的看著他笑了笑,走到了一邊。坐在一張石椅上。模樣就像在看戲。她對自己的大哥絕對的自信。毫不覺得他大展神威有什麼問題。  把小昭支開之後,楊立名把手中的玄鐵重劍一揮,氣勢攀升,內力瀉出體外。長發無風自動,狂傲地笑道︰“哈哈……你們一起上是吧,正和本少爺的意,來吧,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叫真正的力量!井底之蛙可以觀天,也算是你們有幸。”哈哈哈……  楊立名在那邊大笑。王八之氣瘋狂的彪出。而他對面的眾人卻只覺得對面所站,猶如一座巨塔,令人仰視;又或如一尊高高在上的戰神,凜然不可侵犯。這種高手所獨有的氣勢,是他們這些庸手根本無法覬覦的境界,他們還是第一次面對這麼可怕的精神桎梏。被楊立名的氣勢一壓。差點就不戰而敗了。  看對面眾人,已是被他的氣勢消磨的漸漸失去斗志,楊立名心說,這樣可就沒得玩了,于是忙收回對外的氣勢。也就在此時,那完顏洪烈最先反映過來道︰“各位都是一方豪杰霸主,響當當的人物,不戰而退還有何顏面,倒不如和他拼個魚死網破,或可後世景仰!”  完顏洪烈從小生在帝王之家,那些上位者的精神壓迫,對他來說習以為常,雖然楊立名的強大氣勢亦令他迷失片刻,但當楊立名收回氣勢的一瞬間,便反映了過來。  眾人听得王爺如此說法,想到自己在他手下做事,卻不能讓他小看了自己,今日就算一死,也不可弱了自己的威風。  “對對對,他說的對,你們還快上吧。你們嚇成這樣,我怎麼好意思呢。呵呵呵”楊立名听了完顏洪烈的話,對對面的壞人組合。勾了勾手指。一臉輕視不屑的說道。模樣裝逼至極。  他心中大喊道,“老子也有今天啊,這種感覺太好了。難怪黃藥師那麼喜歡裝逼。俺也喜歡上了這項和做愛一樣爽的運動啊。”……五十二話梅超風嗎?“殺!”大喊一聲。那彭連虎率先攻了上來。  彭連虎號稱“千手人屠”,是指他掌上功夫了得,而且他與“鬼門龍王”沙通天私交甚好,見好友被傷,心中很是不平,本懼怕楊立名而不敢上前討回場子,但此番集體圍攻,乃是群毆。卻是再也隱忍不住,才率先使出最擅長的掌法,當胸向楊立名推出。掌風壓的周圍的空氣,吱吱直叫。顯得赫人至極。但是在楊立名看來卻不夠看。  這邊彭連虎一出手,那邊眾人便幾乎同時,有的揮掌,有的踢腿,有的舞動兵器,紛紛向楊立名上中下三路攻來。眾人不敢托大,一出手便全部是自己的看家本領。  楊立名輕蔑地看著攻向自己的拳腳兵器,以他從來都是和先天高手過招的經歷。眼前的這些人雖然還算厲害。但是比起歐陽鋒等流,簡直弱小的和三歲小孩無異。一眼就看出離開這些人招式中的破綻。但他不屑取巧去攻擊對方的破綻之處,而是運轉內力揮動重劍,一劍向他們砸去。純粹是硬踫硬,但是卻偏偏還讓他們避無可避。我任你虛虛實實都不管。我只是全力砸你一下。擋住了算你厲害。擋不住算活該。  當當幾聲悶響,周身的氣壓猛的一裂。壞人組合和眾人之力和楊立名踫撞在了一起。地面承受不住雙方的大力。裂開了條條裂縫。只听 一聲,侯通海。彭連虎和已經掙扎的起來向楊立名攻擊的梁子翁等人。連人帶兵器橫飛出去。  楊立名擊飛幾人。“只听不遠處的小昭焦急的喊道,“大哥小心啊”  想也不想然後突然一招崔新掌,向身後打了過去。他早就發現向他圍攻的幾人中,少了那個和靈智上人裝扮差不多的喇嘛。  在那喇嘛以為偷襲就要得逞的,得意洋洋的一剎那間,卻見楊立名突然的一招打向了他。  但是他畢竟比梁子翁等人強的多。反應迅速至極。抬手就格擋。  “啪”“噗”第一聲是楊立名和喇嘛對掌的時候發出的聲音,而第二聲則是喇嘛噴血的時候發出的聲音。本來按照喇嘛的真本事,楊立名想這麼簡單打傷他還是不可能的。但是剛剛喇嘛沒有想到楊立名會那麼快發現他。並沒有做好完全的準備。功力沒有全提起來。偷襲不成反偷襲。  連連後退,遠離一點楊立名。“卑卑鄙。偷襲。”喇嘛一邊吐著血一邊艱難的向楊立名說道。  “我我卑鄙?”听到喇嘛沒有一絲臉紅的覺悟的說出的那句話以後,楊立名一臉哭笑不得的向喇嘛道。楊立名真有些搞不懂這些家伙是什麼思維,他偷襲就不是卑鄙,自己反偷襲就是卑鄙,真是受不了這些家伙。果然物以類聚啊。無恥無恥。  “哼,混蛋。讓你偷襲,讓你偷襲。你才是卑鄙小人。”小昭跑過來就是一腳一腳的將身受內傷的喇嘛踢著。她雖然性子比較柔和。但是關系到楊立名就不一樣了。這個家伙差點偷襲了大哥。小昭很生氣。她可剛剛在洪七公的教導與楊立名的丹藥下,突破到後天後期。揍一個身受重傷的後天大圓滿還是可以的。  可憐的喇嘛又被憤怒下的小丫頭踢的吐了口血。內傷更加重的幾分。  “好了好了,小昭,你在踢他可就掛了”楊立名拉開小昭,對地上的喇嘛說道。“你和那個靈智上人是什麼關系”  “他是我師弟,我就是因為師弟死了,才來這里的”  听了喇嘛的話,楊立名恍然大悟難怪他們的裝扮一樣呢。  “哈哈哈,完顏洪烈,你的手下似乎不行啊“楊立名剛剛說完這句話。卻突然臉色一變。見完顏洪烈毫無緊張的神色和他身邊少了的楊康。連忙攻聚雙耳。耳朵動了動。  “我們快走。”楊立名拉起小昭全力運轉輕功,一下子就離開了完顏洪烈等人的面前。”  “大哥,以我們的武功根本不用怕他們,為什麼要逃跑呢?”王府的另一邊,楊立名身邊的小昭不明白的向他問道。  “傻丫頭,這里怎麼說也是,金國的王府啊,我們在哪里鬧了這麼久。早有人去搬救兵了。”  我剛才就听到了有最少千人以上的腳步聲,向我們跑來呢。如果陷入重圍。大哥是不怕。但你可就麻煩了。”  楊立名的話聲剛落,果然他們的剛才所在那里。已經有無數的衛隊大呼小叫聲,惡化搜捕刺客的喝聲。吵吵鬧鬧幾乎鬧得天翻地覆。  楊立名得意的對小昭笑了一下。突然他身邊的小昭感到腳下一軟,“呀,的叫了一聲身子下墜。消失在楊立名眼前。”小昭,楊立名緊張級了,大喊一聲,往地上看去。只見地上竟然有個洞穴。剛才自己心情放松之下,竟然一時沒有注意。  “我不要緊的,大哥這里有個洞啊,不是很深。”  听到小昭很精神的叫聲。楊立名大大的呼出一口氣。如果小昭在他的眼皮底下出事的話,他非瘋了不可。他雖然對身邊的幾女都很喜歡。但說感情最深的反而是這個最後跟著他的小昭了。畢竟他們在神雕那里同吃同住了半年多。沒有分開過。  “啊,”小昭的話音剛落。卻又慘叫的了一聲。“小昭”楊立名剛剛放下的心又緊了起來。連忙朝洞口涌身一躍,也跳了下去。  身子下降了2到3米左右就到了實地。剛站穩了身體。一個身影朝他跑了過來。  楊立名一看,正是小昭。只見她小臉兒煞白。一把撲進他懷里。  “小昭,你不要緊吧?”楊立名將她抱進懷里。把她上上下下看了個遍。見她除了臉白了一點外,並沒有什麼不妥才真的放心了。  “大哥,有人的頭骨”楊立名順著她的手看去。果然見地上有好幾個死人的頭骨。(((游民︰廢話,頭骨當然是死人的了)))  “哦!難怪小丫頭嚇的鬼叫,害的自己也緊張了一大把。原來是這個啊。女人看到這些東西的確會害怕。就算一些男人都不例外。”楊立名心道。  忽然左邊角落里一個冷冷的且鬼里鬼氣的聲音說道︰“誰?敢闖到這里來。”兩人萬料不到這地底黑洞之中竟會有人居住,斗然間听到這聲音,語聲雖輕,在兩人耳中卻直是轟轟焦雷一般。楊立名都心中突突亂跳,小昭更是毛骨悚然。只听得那聲音又陰森森的道︰“進我洞來,有死無生。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嗎?”話聲似是女子。兩人听話聲不像是鬼怪,驚懼稍減。  楊立名腦海里一閃,“洞底,女人,王府,難道她是梅超風。不會吧?按理來說,由于自己的出現,讓郭靖和黃蓉到不了王府。梅超風應該已經因為走火入魔不得動彈的關系。活活餓死了才對啊?”  轉頭向左邊角落里望去……五十三話是梅姐姐啊  一個女子正緩緩站起身來,只見她閉著雙眼,模樣卻頗為俏麗,(美女,不是美女陳玄峰會冒著被黃藥師追殺的危險,拐跑她和她私奔嗎?)看起來大約是三十多歲左右年紀。身材。呃……怎麼說呢。就是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可是那披肩的長發亂糟糟的,臉如白紙,猶如厲鬼。實在破壞了她的美感。  “我滴媽媽咪啊!她胸部可真大,屁股真翹。媽的這麼漂亮的一個美女,硬是讓金大大寫成那副德行。金大大該不是也是愛幕者之一吧,愛不成就由愛生恨,有可能,金大大真是歹毒啊!(呵呵,玩笑金大大的粉絲看到了別抽我啊)不過她怎麼可以站起來呢?就算她好運沒有餓死。也該是走火入魔半身不遂才是啊?靠!全亂了,應該是我的關系帶來了蝴蝶效應吧!可惜了就是稍微的老了一點點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和小昭一樣的凡人的頂峰。”  其實楊立名他還真的沒有猜錯,就是因為他救走了包惜弱和楊鐵心,使丘處機沒有出現,和楊康撕破臉皮。楊康一面害怕他的親生老爹,去找他師傅丘處機出頭,讓丘處機回來教訓自己。一面又害怕他的養父完顏洪烈因為母親的關系遷怒于他。想來想去他都覺得自己只有梅超風這個另一個師傅是真心對自己好的值得依靠的。所以楊立名和楊鐵心他們一跳走,楊康就來找梅超風了。剛好救了快餓死她。還把丘處機教他的道家內力教給了梅超風。讓她解除走火入魔恢復了實力。  “哼,竟然沒有得到我的允許就進來了,自己找死,別怪我。剛好拿你們練功。”  楊立名正在打量著這個傳說中的賊婆娘,這個賊婆娘已經雙手成爪型,抓間青氣壞繞。身型以詭異的角度,猶如鬼魅般朝他射了過來。抓風呼呼聲中,夾著梅超風運功時骨節格格爆響,  “大哥!小心啊”小昭嬌呼道。  “哼!”亢龍有悔。一聲龍鈴響起。用上了當初洪七公空閑的時候教他的降龍十八掌。最有名的一招。“就是你是美女而且很可憐也不能沒事就打老子啊。”梅超風突然覺得四周的空氣,瞬間粘稠起來,對面一股威壓緊緊地縮定著自己,竟令自己無法施展輕功躲避,奮起全身功力抵擋。  啪的一聲,周圍勁氣四射。兩條人影踫撞了一次後立即分開。梅超風也已經是後天大圓滿的功力,比那個被楊立名打傷的喇嘛強一點,但是比楊立名卻又是遜色一到兩籌。分開後,連連後退。這次硬踫硬差點讓她受了內傷。好在她底子厚,很快壓下了胸口翻騰的氣血。  知道踩到鐵板了,連忙問到。“閣下,好深的功力。你是何人。為何要為難我這瞎眼的婆子?”她沒有在向楊立名進攻。梅超風雖然殺人如麻。卻也不知好歹之人。竟然打不過楊立名也沒有必要一定和他死磕。  “我為什麼和你為難?拜托我的梅姐姐,明明是你先對我動手的好不好。”楊立名听了這個婆娘的話,實在哭笑不得。  “是啊,大姐姐。是你先打我大哥的。怎麼能說我大哥和你為難呢?”小昭也同時一臉認真的糾正了一下梅超風的錯誤之處。  “你怎麼知道我姓梅,你到底是什麼人?”梅超風臉上一緊聲音森然。她當年行走江湖的時候,結下的仇家可是不少。如果這人是來對付她的。就是拼死也要一戰。她梅超風這輩子還沒有怕過誰。(黃藥師除外)  “糟糕說嘍嘴了”楊立名以前看射雕的時候,都是和他的同學們稱呼梅超風為梅姐姐的。如今見到了真人竟然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嘿嘿,我是神仙我會算的所以我知道你姓梅。”听了楊立名的話。小昭都有昏倒的沖動更別說梅超風了,更是馬上要撲過來和他拼個你死我活的樣子。  楊立名知道如果真的再不給這位心狠手辣的梅姐姐一個解釋的話。搞不好真的又會打起來了。他倒不怕她。就怕一不小心弄傷了她。黃藥師知道自己欺負他瞎眼的徒弟後,會給她出頭來教訓自己。得罪了梅超風就是得罪了極為護短的東邪黃藥師。人家可是自己的未來老丈人啊。不能不給蓉兒妹妹的面子。  腦中一轉想到這梅超風可是除了黃藥師以外,誰的賬都不買的。不如自己借借黃老邪的名,看看她有什麼反應。一定很好玩。嘿嘿……反正蓉兒也是非我不嫁。叫你這黃老邪一聲岳父我也沒虧。  當下臉色一正“梅若華,你倒是真能躲。我岳父找你找的可是很辛苦啊!”  “梅若華”乃是梅超風投師之前的本名,江湖上無人知曉只有桃花島的人才知道。這三字梅超風已有數十年沒听人叫過,斗然間被人呼了出來,這一驚直是非同小可,顫聲問道︰“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本名。”  楊立名想起原著中的一句話,朗聲道︰“桃花影落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你還記得桃花島吧?我妻子姓黃。”梅超風更加吃驚,語不成句︰“你……你……你……”楊立名又道︰“你怎樣?東海桃花島的彈指峰、清音洞、綠竹林、試劍亭,你還記得嗎?”  這些地方都是梅超風學藝時的舊游之地,此時听來,恍若隔世,顫聲問道︰“桃花島的師……師……哦不是黃……黃師傅,是……是……是你甚麼人?”想叫黃藥師師傅卻又不敢叫。楊立名道︰“呵呵呵!師姐姐你倒還沒忘記我岳父啊,他老人家也還沒忘記你。他可要親自瞧你來啦!”  梅超風一听之下,嚇得魂飛天外,牙齒相擊,格格作聲,身體瑟瑟發抖。不知如何是好。轉而又忽然想起︰“師父立誓不離桃花島,怎能到這里來?只因如此,我和賊漢子盜了他的《九陰真經》,他才只有干生氣不能出島追趕。不然我們哪里還有命在。我可莫被人混騙了。”  楊立名知道他懷疑了,左足一點,躍起丈余,在地道的半空連轉兩個圈子,凌空揮掌,向梅超風剛才出聲的方向當頭擊到,正是“落英神劍掌”中的一招“江城飛花”,當初黃蓉在的時候,教他的。以他今時今日的武學修為,使出來輕而易舉。叫道︰“這一招我岳父應該教過你的,你還沒忘記罷?”梅超風听到他空中轉身的風聲,哪里還有半點疑心。  梅超風想起黃藥師生性之酷、手段之辣,不禁臉如土色,難道師傅已經來了?全身簌簌而抖,冷汗不停的往下流。似乎見到黃藥師臉色嚴峻,已站在身前,不由得全身酸軟,似已武功全失,伏在土床上,顫聲道︰“師師師傅,弟子罪該萬死,只求師父可憐弟子雙目已盲,半身殘廢,從寬賜死。弟子對不起您老人家,當真是豬狗不如。”  但是轉而又想到黃藥師以往對待自己的恩重如山,突然間一番恐懼之心變作了滿腔慚愧之意,說道︰“不,師父不必從寬處死,你罰我越嚴越好。”  楊立名見把她嚇成這樣,有點後悔愧疚了。開一個可憐的女人的玩笑,實在不應該啊。雖然這個女人有些方面有很可惡。  出言道︰“呃梅姐姐,你不用拜了,我岳父他根本就沒來。他只是說要找你而已。”  梅超風听到後,竟然心上一松,癱坐在地上。  “小師弟,師傅他老人家還好嗎?”  “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我倒是不太清楚。不過我上次見他的時候時候,看他的樣子,活蹦亂跳的。想來現在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他老人家安康就好。”梅超風連連道。她雖然極其的害怕黃藥師,永遠也不想見到他。卻仍然對其敬若神明。  “好了,梅姐姐,如果你沒有事的話,我們就先離開。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走。不要留在王府了,這里亂的很。”楊立名知道楊康只是想著利用她而已。保不準那天會出賣她。對她提醒道。  “謝謝師弟了,你們先走吧。師姐明天就要起身去辦點事情,完了後會親自去見師傅向他老人家請罪。”梅超風對楊立名笑了笑,她對別人雖然狠辣。但對自己人還是挺親切的。  “好那梅姐姐你保重了,我會讓我的好老婆為你向岳父美言的。”說罷拽著小昭的手離開了。  他知道梅超風要辦的事就是,向陸乘風和江南七怪等人報仇。陸家莊的熱鬧,自己一定要湊的。她既然說明天去。那自己明天再來。跟蹤她就是了。今天晚上自己的主要任務就是,先把背上的這條可以增加功力並且讓自己不怕其他毒蛇的寶貝藥蛇處理掉。如果可以讓自己就此邁入先天之境。那就更好了。到時候什麼東邪西毒統統靠邊站……兩人回到,楊立名買的一處十分寬廣氣派的大宅里。這個大宅是楊立名用金子砸來的,反正他現在錢多的是。也不用像現代一樣。怕花錢過多,被警察叔叔扣上個,財物來歷不明罪。  “大哥,我去偷的東西,就是這個?除了大一點,也沒有什麼啊!”小昭臉色蒼白的指著桌子上的竹簍里面,那條碗口大粗細的大藥蛇道。  “呵呵呵,不識貨的小丫頭,這可是參仙老怪采集了幾百種名貴藥材,又費了千辛萬苦,在深山密林中捕到了一條奇毒的大蝮蛇,喂養了二十年的奇珍,只要我們吮吸蛇血,靜坐修功之後,便可養顏益壽,大增功力,而且它蛇肉也一定大補。  “我們要吃它。”小昭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是啊”  “惡,”听到楊立名確定的回答,小昭直接跑到,外面去干嘔起來。哭喪著小臉道。“我死也不要吃。”  “小昭,听話,我們吃了它後,就在也不怕歐陽鋒的蛇陣了,而且還會功力大增養顏益壽的”任憑楊立名怎麼勸說,平時很听話的小丫頭這次就是不願意。最後更是來一句讓楊立名感動的一塌糊涂的話,“大哥,如果真的遇到蛇陣,我寧願是縮在大哥的懷里。也不是讓毒蛇害怕我。”  沒有辦法,楊立名只有自個兒吃了。女生就是害怕這些東西。更別說讓她們吃了。反正楊立名也打算讓小昭先回古墓。以後應該不會再踫到歐陽鋒。畢竟他過不了多久,就要去桃花島求親。總不能帶著另一個老婆去吧?要不然別說讓黃藥師把黃蓉嫁給自己了。就是沒有把自己劈了就不錯。  摸著小昭頭上的秀發對她說道︰“小丫頭,去給大哥拿幾個大碗來。”小昭雖然不知道大哥要大碗做什麼。但還是順從地走出房門。  片刻,小昭便端著幾個大瓷碗裊裊走入。楊立名也不廢話,把瓷碗一一擺好,揮手打飛桌子上的竹簍蓋子,蓋子剛剛打開。一條殷紅的大蝮蛇猛地從中竄出。  楊立名一招古墓派天羅地網掌,迅速地拿住大藥蛇的七寸,內力運轉到拇指,單指一劃,蛇頸便血如泉涌,落在瓷碗之中,足足裝滿四大碗才漸漸停歇。大蛇被放了全身血液,掙扎了一下,就慢慢沒有動靜了。  放完蛇血後,楊立名在其七寸狠狠打了一拳後,又把它扔會了竹簍里。  小昭則是眉頭微微皺起,這血腥腥的鮮血怎麼喝?看著桌上的蛇血。楊立名二話不說,抓起一碗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本來想把另外幾碗留著的,但轉念一想,如果這些蛇血過期作廢,那就太虧了點。而且楊立名也怕藥力不夠,使自己突破不了到先天初期。咬了咬牙。把另外三碗都灌里進去。  “好飽,好飽啊“楊立名摸了摸肚子,連忙坐下身子。眼觀鼻,耳觀心的運起功來。  他已經感覺到肚里面那熱騰騰了。  楊立名靜靜地盤坐在床塌之上,先天九陰功不停運轉,在蛇血的金色能量的帶動之下,體內的內力一點比一點猛烈起來,在經過一個大周天後,楊立名引導著這股龐大的真氣.進入了丹田。  可是那碗蛇血的藥力才剛剛發揮,楊立名心中一動,便順勢開始調動增強了的丹田內力,去沖擊那久久沒有動搖的任督二脈中的督脈。勢如破竹地通過已經打通的任脈然後一下一下撞擊著督脈,楊立名疼的如坐針氈。終于在他冷汗直流,蛇血形成的能量和內力快枯萎。堅持不住的時候。  轟!關卡大破,督脈大通,全身上下的內力也在任督二脈介通的同時,連成一片。生生不息。精神顛峰.神精氣竟然完美的結合到了一起.楊立名只覺得神輕氣爽,內力如大河湖泊,不絕于身,如出閘之江奔騰不息,滾滾游走在經脈之中。他欣喜諾狂。明白自己終于跨過了那一道大坎。  連忙順勢再修煉一番,以穩固剛剛到達的先天大道。  身邊的小昭剛開始的時候見大哥痛苦的樣子,還擔心不已。可是不一會突然見他渾身上下氣勢澎湃上漲,又慢慢收回體內。也知道了大哥成功了。雀躍的小臉都開花了。如果不是怕打擾了大哥。恐怕已經跳起來喊萬歲嘍。  一個時辰以後,楊立名慢慢的睜開了眼楮。當楊立名睜開眼楮的時候,仿佛有萬丈光芒從他的眼中射出。不過很快楊立名眼中的光芒就內斂了,變得和普通人沒有絲毫的區別。  啊!!忍不住激動長嘯出聲,內力磅礡,連綿不絕,恢弘氣勢,不可逼視。那木制的房門經不住沖擊,竟喀嚓一聲崩裂。碎成無數塊。濁氣出口.楊立名頓時感覺到身體輕靈了許多.身軀微微一震.一圈威壓猛的從身體之上席卷而出……如果是普通人恐怕就是,楊立名現在無意中瀉出的威壓也承受不了。非吐血受傷不可。但是他身邊的小昭怎麼說也是後天後期的高手了。  所以就是感到胸口一悶而已。然後蹦蹦跳跳的過來抱住楊立名的手臂。似乎比楊立名他自己還要高興。“我終于破入先天了,小昭你看到了嗎?”楊立名抱起小昭轉了一圈。  小昭連連點頭,然後說道,”我現在就去做點飯菜,好好和大哥慶祝一下。說完,抓起桌上的竹簍,就要去做蛇湯。這乖丫頭興奮之下,連自己怕蛇的事情,也暫時忘記到一旁了。  楊立名大吃了一頓蛇肉後,摸了摸漲的不行的肚子。  挑了挑眉毛。淫笑的對小昭道,“光吃飯慶祝可不行,大哥還要別的慶祝。好不好?”  小昭見了他那模樣,臉兒騰的一下紅了。一點也看不出當初主動要楊立名要了她的主動。  還沒有等她說句話。那嬌嫩欲滴的薄薄嘴唇被楊立名那厚厚的嘴唇完全包住,如同觸電一般,小昭身體抖動了一下,雖然和大哥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她每次被大哥這樣對待的,反應都差不多。她感覺自己的朱唇被一條滑嫩的東西強行分開,貝齒在抵抗幾秒後,終于放棄抵抗,那條滑嫩如同小蛇一般的東西溜進她的嘴里,放肆地在挑逗著她的香舌。  “噯!”一聲輕微呻吟聲從小昭嘴里發出,倆人嘴唇離開。小昭臉色緋紅,感覺到自己翹起的小肚子正被某個堅硬的物體頂住。她立刻想到那是什麼東西,臉色變得更加紅了。  小昭妹妹,穿著衣服太不舒服了,哥哥幫你脫了吧。”快手快腳的,兩人衣服全飛了出去。變的光溜溜的。  兩只曲線優美的堅挺玉峰轟然而出,如梅的兩點嫣紅誘人。楊立名饞涎垂滴,探手捉上了那兩只動人的大大奶奶,小昭輕輕地呻吟了一聲,無力地倒在了床上。身體輕輕的抽搐起來。楊立名纏綿地繼續和她熱吻手法熟練地揉搓她的玉峰。楊立名愛憐無限地撫遍了小丫頭的全身上下每一寸土地,  小昭輕輕叫著滴滴的泉液在楊立名的挑逗中汩汩流出,楊立名見已經水到渠成,便將自己的狂猛深深地送進了小昭最緊密的狹窄當中,  小昭一聲哼叫,將楊立名的肩頭死死地抓住。楊立名在她體內奮力運動著,將一道又一道的“野蠻沖撞”淋灕盡致地發揮……  兩人一直折騰到天蒙蒙亮。看小昭實在不能再承受自己,才放過了小丫頭。抱著陷入睡眠的丫頭。  心中得意的想到。“嘿嘿,難道進入先天期,連那方面也跟著一起增強嗎?好了,先睡一會兒,等一下要去跟蹤梅姐姐了。”……以楊立名現在先天期的境界,休息的時間自然比常人大大的減少。才睡了不到兩個小時。精氣神就全部恢復到了頂峰狀態。  睜開雙眼,看了看懷里的小昭。見她還是睡的死死的。心里有點小小的內疚,這丫頭被自己折騰的夠嗆。  小心翼翼的挪開小昭的玉體。將她蓋好被子。又在她的小臉上親了親。嘆了口氣。“丫頭啊!丫頭,大哥要和你分開一陣了。等我帶回了蓉兒古墓再見。”  拿出筆墨,寫下了一份書信。放在枕邊。又拿出懷里的全真教掌教令牌放在信上。他可是怕丘處機這幾個老家伙,為難她,還是把掌教令牌給小丫頭戴在身邊為好。見令牌者,如見掌教。  做完這一切,楊立名戀戀不舍的摸了摸,熟睡中的小丫頭。咬了咬牙穿上衣服。就出門了。  楊立名不知道的是,他剛剛出去。小昭就醒了。看到枕邊的書信和令牌。淚珠兒直落。她雖然對楊立名乖巧。但也是挺聰明的一個小姑娘。知道大哥過不了多久,就要上桃花島提親了。不能一直帶著她。但是如今大哥真的走了。還是一陣的不舍。  幽幽的嘆了口氣,“拿起書信和令牌。撫摸了幾下。輕輕的道,“大哥,如果小昭一定要跟著你,我想你也不會拒絕吧。但是小昭又怎麼可以給你添麻煩呢。如果讓黃島主看到你帶著小昭去向他的女兒求親,恐怕會大怒吧。”  楊立名一出門,就直接朝王府去了。輕輕松松,如入無人之境的飄入王府。在昨晚的那個洞口。等著梅姐姐的出來。她既然說今天動身去報仇。應該不會錯的。  但是楊立名等了兩個多小時,還沒有見到那個身材頂呱呱的梅姐姐出來。“呃,她昨天不是忽悠我吧?還她已經走了?”  “爸爸她是不是走了,你進去看一看不就是了,你都是先天期的高手了好不好,還怕她發現嗎?而且你要去歸雲莊,也不一定要跟著她啊。”(“游民你他***,你終于肯讓我說句話了。”小白暴怒某人把它遺忘了。)  “你懂事什麼小鬼,你爸爸我這是在跟蹤,而且跟蹤的還是殺人魔女梅超風姐姐。你不覺得很帥嗎?”話雖如此,但楊立名也知道自己做了件傻事。這小子壓根就忘記了自己已經是高手高手之高高手了。在這里傻等了半天。  如一片樹葉一般,飄入洞中,修羅魔瞳往眼楮上一運,黑漆漆的洞里的情景一覽無遺。果然沒有發現梅姐姐。看來自己這大內密探是當不成了。只有自己去歸雲莊了。  出了王府,向人打听了下太湖的大概位置。運起輕功風馳電掣一般朝那里而去。進入先天的楊立名,跑起來前所未有的舒暢。看著周圍飛快倒退的路景。心中一陣感嘆,“我的媽媽咪啊?老子現在跑的比現代的跑車還要快吧?”  路過的行人,只覺得一陣風刮過,一個模糊的人影一閃就消失在眼前,各個都以為自己看花了眼。什麼,撞到人怎麼辦?如果進入先天的楊立名還會不小心撞到路人的話。他干脆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雖然不知道不知道具體地點,然據書中記載,黃蓉郭靖從一路向南,而後向東到太湖河畔,游湖見陸乘風,再入歸雲莊。以此推斷,歸雲莊該在太湖東北不遠處。  雖然臨安從南至北也只有50公里左右的距離,差不多3000平方公里地,但這古代的路甚是難走,又是崇山峻嶺甚多。而且雖處南宋國都,繁榮自是不必多說,但地處郊外的地方仍是人煙稀少,迷路也就不奇怪了。  楊立名一路南下,見人便問,居然也是用了一天才趕到太湖。  “莫知天地之在湖海,湖海之在天地。”這是金老對于太湖的贊譽,可見這太湖只大與美。  然歸雲莊在這地方也極有名,不須多做打探,楊立名便查到歸雲莊的具體地點。  剛剛到湖邊,打算便重金雇了個船夫送自己到彼岸歸雲莊。卻見那里圍滿了人群。各個大呼小叫的。“哇!好厲害,這還是人嗎?他手上托的那個鐵缸也太大了吧?至少有幾千斤!”路人甲道。“哈,沒見識了吧,人家這可是武林高手。”路人乙回道。”高手“楊立名不由起了點好奇心,要知道如今的射雕世界的江湖在他面前稱得上高手的也就那麼寥寥幾個而已。  楊立名瞥眼間,見湖濱遠處有一人,頭上竟然頂著一口大缸,模樣極為詭異。以楊立名的目力  自然輕易的看到那是個,白須老頭,身穿黃葛短衫,右手揮著一把大蒲扇,輕飄飄的快步朝湖面走去。那缸赫然是生鐵鑄成,巨大無比,看模樣至少也有上千斤。但是那老頭,單手托著,如同無物一般。身子微擺,缸中忽然潑出些水來。原來缸中盛滿清那是更得加上近百斤的重量了。  那老者來到了湖邊,四下瞧了一下。觀眾之人均是心想︰“這里並無橋梁,瞧他是沿河東行呢還是向西?”  只有楊立名知道那老頭,那老頭一定會,手托大缸在湖面上“飄”過去。他剛才一看到那老頭的賣相就樂的不行了,這副即滑稽又夠猛打扮的,整個射雕世界里,恐怕除了裘大忽悠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哈哈哈哈”楊立名哈哈一笑,縱身一躍,幾個大步就來到了,裘大忽悠的身後。眼楮仔細瞄了一眼那口大缸就看清楚了那缸吃水很淺,里面的水有三十斤,就不錯了。暗叫一句果然是大騙子。  “對著他抱拳道,“小生是人稱玉面小白龍的江湖新進小輩,今日一見前輩如此英雄了得,莫不是人稱鐵掌水上漂的裘大英雄,裘老前輩?”  “咦!你你這小娃娃是如何得知老夫的?老夫已有二十多年沒在江湖上走動。”裘老頭一見有人認出他。摸了把嘴邊的胡子。抬頭挺胸的說道。已然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果然是裘老前輩。晚輩是從家師全真馬鈺道長的口中得知前輩的風采的。家師曾說,老前輩的輕功水上飄工夫是江湖一絕。今日有幸得見,可一定要給晚輩見識見識啊。”  見楊立名一臉狂熱。裘千仗心中得意,又是一個我弟弟的粉絲。今天不忽悠死你。  “原來是馬鈺那小娃娃的徒弟,好吧,今天就讓你這個小輩見識一下。“  倚老賣老,等一下要你哭。楊立名看著走到湖邊的裘大騙子。眼中紅光一閃,瞬間修羅魔瞳已經將湖里的一根根木樁子看的一清二楚了。  裘大騙子縱身一跳剛好落在湖里的一條木樁上,湖水只浸及小腿。遠遠看去似乎是飄在水上一般。除了楊立名知道他是騙人的以外,岸上的人各個驚呼。見他又一步步的朝對岸走去。楊立名嘴角抽了抽,“我日,這家伙忽悠的也太過分了吧?頭上頂著這麼大的一口缸。在湖面上自由行走,別說先天初期了,哪怕先天後期,甚至就是天人期,如果沒有特殊的功法,也不可能辦到。騙人也該有個限度吧?”還有楊立名很是懷疑,這老頭昨天晚上是不是一晚上都在湖里定木樁,來給自己今天表演一下輕功水上漂的功法吧?暴汗啊!  看老頭得意洋洋的快要走到對岸,楊立名陰笑了幾聲,撿起地上的一顆小石子,波的一聲從手上射出,剛好打在遠處裘大忽悠的腳跟。  “哎呀。”慘叫一聲。‘嗖’的一聲,裘大忽悠瞬間消失在水面上,只留一個大水缸晃晃悠悠的飄著……    五十六話再見黃蓉“哎呀。”慘叫一聲。‘嗖’的一聲,大忽悠消失在水面上,只留一個大水缸晃晃悠悠的飄著。  河岸兩側的人們顛了一地的眼鏡。嘴巴張的大大。剛剛還一長須飄飄,仙風道骨的老者,手里托著一大缸,一派隱世高手的作風。神仙般的從水面上踏波而行。現在竟然已經突然沒影了。  特別是湖岸另一側的三個少年中的其中兩個,見裘老頭快到他們身邊了。剛想來一句,“老前輩神功蓋世千秋萬代,我等佩服至極。”卻見那神功蓋世的老頭已經進了湖里喂魚。  一會兒過去了,水面上毫無動靜。“那老頭不是淹死了吧,那可就不好玩了。”楊立名心念一起,也縱身一跳,落在湖里被水掩飾的一根根木樁上,幾個大步瞬間就飄到了湖的另一側。  “哦!”又是一陣的驚嘆。起先是那個仙風道骨的老者也就算了,如今這個少年竟然也那麼的厲害。  楊立名剛剛落在對面的岸上,就有三個少年,朝他走來。定楮一看,楊立名再也移不開自己的雙眼了。激動的全身顫抖。因為三個少年中的其中一個是郭靖。當然郭靖是郭靖,他楊大蝦也不至于見到這個便宜二弟有什麼激動的。主要是郭靖身邊的另一個少年,只見那個少年唇紅齒白,眉清目秀。俊美的不像男人。個子瘦瘦小小。別誤會楊立名不是玻璃。而是那個俊美少年她……  郭靖看到大哥眼楮一亮很是高興,“大哥,原來是你。”張開雙手就要過去給楊立名一個熊抱。  大哥的表情似乎也很激動。朝他這個二弟跑來……瞬間從他身邊穿過。留下尷尬的站在那里,傻傻的張著手臂,保持著擁抱的姿勢的郭靖。  楊立名現在壓根就不管你是郭靖還是誰。他現在眼中除了俊美少年,誰容不下了。一把將她摟在懷里。“名哥哥,真的是你嗎?”眼中淚花閃現,聲音中說不出的顫抖。“蓉兒你怎麼會在這里?我好高興,我真的好高興。”楊立名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  “大壞蛋,還不是想你。我又瞞著爹爹偷偷跑出來了。”原來這個俊美少年,就是女扮男裝的黃蓉了。  黃蓉和黃藥師回到桃花島後,一天挨一天的等著,實在無聊透頂。在桃花島她連說話的人都沒有幾個。以前也就算了。但現在已經嘗過外面的世界的好,又心系楊立名這個牲口的她。又怎麼受得了。于是在不久前又趁一次父親的不注意溜了出來。今天早上路過歸雲莊,無意中听到了什麼頭上有五個洞的骷髏頭啊!什麼的。想到自己那被爹爹通緝的師姐梅超風。就留在了歸雲莊做客。卻沒有想到自己留在這里反而見到名哥哥。應了那句話,緣分來了擋也擋不住。至于郭靖為什麼會在這里,這家伙整天到處亂跑,在哪里都不奇怪。  “呃!大哥你和黃賢弟……這個”郭靖和身邊的另一個少年看到楊立名和男裝的黃蓉摟在一起。一陣的惡寒。生生的打個個機靈。郭靖心中道,“還好我張的不是很好,大哥應該不會對我感興趣。這就是師傅們曾經跟我說過的龍陽之好嗎?今天總算長見識了。”  听到郭靖的聲音楊立名才知道這里不是和黃蓉親熱的地方。轉頭看到他們兩人的表情,再看看蓉兒妹妹的裝扮就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了。連忙解釋道。  “呃……二弟和這位兄台,我和蓉兒其實是……”  “哦!我們明白的”他還沒有說完,那位兄台和郭靖就異口同聲的點頭說道。那表情,看的楊立名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們。“老子不是玻璃啊”  還是黃蓉大方。看到楊立名的模樣。嘻嘻一笑。挺身走到他身前。“怎麼沒有看過,男人喜歡男人啊?”聲音清脆入耳。不再像平時一樣,刻意的壓低。女兒態盡露。  那位兄台可不比郭靖,頭腦靈活的緊,看黃蓉的樣子。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糟糕,我們把那位老前輩忘了,他那麼久了,還沒有從湖里上來。難道他不會水。我先下去看看。無論如何看那老前輩的樣子似乎也是來我們歸雲莊做客的啊。”這時候在龍陽之好的打擊下,清醒過來的兄台道。  楊立名看著那已經被他確定就是陸冠英的兄台開始脫衣服,準備下水撈人,心中想道,不會吧,難道襲千丈真的不會水,就這樣淹死了?理論上不可能啊,人家可是射雕第一大忽悠,要是上春晚的話,趙本山都得下崗的啊。”  就在這個時候,只听嘩的一聲大響,水花四濺,襲千丈已躍上了碼頭。“哇,”眾人一陣驚訝聲,只見那在湖里待了不斷時間的襲千丈精神奕奕的向大家走來,絲豪不見氣短。  “哈哈,老夫內功早已練到天人合一,早就已經會內息。平時練功時,在水下一待就是七天七夜,剛才只是故意掉到湖里,讓爾等見識一下老夫的神功罷了。”裘千丈豪氣萬丈道。  听了他的話楊立名有昏倒的沖動。原來這老頭故意在湖里待個半天,就是為了掩飾一下自己莫名其妙掉到湖里差點漏了的底。還天人合一呢?這臉皮,,這臉皮……無語了……  “前輩真乃神人亦,”陸冠英和郭靖滿臉崇拜的拱手道。雖然楊立名似乎也很厲害,但賣相實在不如這位仙風道骨的老前輩。听他這麼一說,剛才心里的一絲懷疑盡去。懊惱自己不該褻瀆了高人。  家父今日收到一件奇怪的禮物,前輩可知道這件事麼?”陸冠英毫無征兆的問道。那大騙子道︰“甚麼奇怪禮物?”陸冠英道︰“是一個死人的骷髏頭,頭頂有五個洞孔。”那老者道︰“這倒奇了,可是有人跟令尊鬧  著玩麼?”陸冠英心道︰“此人武功深不可測,我何不邀他來到莊上,只要有他和那位似乎同樣深不可測的郭靖兄弟的大哥。我們歸雲莊還怕什麼對頭。”想到此處,不覺滿臉堆歡的對楊立名和裘大騙子,說道︰“若蒙老前輩和這位兄台不棄,請到敝莊奉茶如何?聲音很緊張,生怕楊立名和裘大騙子不答應。  楊立名無所謂,反正他本來就是來看熱鬧的,而且黃蓉似乎也對歸雲莊的對頭很感興趣。自然滿口答應。那裘老頭微一沉吟裝模作樣的道︰“那也好。”陸冠英大喜,恭恭敬敬的請他們兩先行。  裘大忽悠路過楊立名他們時一指道︰“這三個小哥也是貴莊的罷。”陸冠英道︰“這三位是晚輩的朋友。”大騙子不再理會,昂然而行,郭、陸二人跟隨在後。和郭靖打過招呼的楊立名拉著黃蓉的手,跟在最後,嘰嘰喳喳的討論兩人分開後的事情。當然楊立名是不可能把小昭和神仙姐姐林玉的事告訴她的,要知道本來在她上一次和黃藥師離去的時候,似乎就對這麼小的李莫愁露出醋意。如果知道了他又多了兩個女人誰知道會不會和他鬧啊。還是把生米煮成熟飯了再講吧。到得歸雲莊上,陸冠英請大騙子和楊立名他們在前廳坐下,飛奔入內報知父親。過不了多久,一個長得相當帥氣的中年帥哥,坐在竹榻之上,由兩名家丁從內抬了出來,  陸乘風和楊立名他們打過招呼後,就對大忽悠作揖行禮,說道︰“小可不知高人駕臨,有失迎迓,罪過罪過。不知前輩是?……”  楊立名見陸乘風只對裘大忽悠熱情的招呼,不太搭理他這個晚輩。也無所謂,故意插嘴道,“陸莊主,這位老前輩就是江湖人稱,“鐵掌水上飄”的裘千仞裘老幫主啊。  在裘大忽悠得意洋洋的眼神下。陸乘風倒吸了一口氣。這“鐵掌水上飄”的名頭早二十年就在江湖上確是非同小可。陸乘風雖沒見過裘千仞的武功,但素仰他的威名,知道他可是幾乎和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齊名的人啊。  知道了身份後,陸乘風更加的恭敬了。問道︰“裘老前輩駕臨敝地,不知有何貴干?若有用得著晚輩之處,當得效勞。”  兩人又是扯了一通後,陸乘風就讓裘大忽悠,去客房休息了。自己卻去招呼下人準備酒菜。  黃蓉拉了拉楊立名的大手,打了個眼色。悄悄的走了出去。楊立名知道這丫頭又要干什麼壞事了。也跟在她屁股後面黃蓉和楊立名回到了他們剛才過來的湖邊,裘大忽悠的那個大缸現在還放在那里。  蓉兒妹妹摸了摸大缸,又將它單手提起,然後使勁一腳,當的一聲將那個看似威猛的鐵缸踢成了碎片。道,“名哥哥,你是不是早知道,那個裘老頭是騙子?”  “呵呵,蓉兒,你怎麼知道的?”楊立名有些奇怪的問道。他記得原著里黃蓉剛剛開始的時候,可是一樣被那個大忽悠給騙了的。  “傻哥哥,蓉兒又不是笨蛋。就算是我爹爹也不可能托著這麼大的一口鐵缸在水面上行走?如果只是那裘老頭一個人做到的話,我雖然有點驚訝。但也不至于太懷疑。畢竟世界之大,我雖然沒有見過比爹爹武功更高的人,可也不表示沒有。但是之後發生的事讓本姑娘不得不懷疑了,連哥哥你都可以在湖面上走了。這也太夸張了吧。你和蓉兒只分開了半年的時間,就算你進步的再快,也不可能才半年就超過我爹爹吧。”蓉兒妹妹小手敲了一下楊立名的腦袋道。小模樣得意極了。  “是是是,我的蓉兒最聰明了。”楊立名抱起黃蓉在他的小臉上來了一個。  突然,黃蓉在楊立名的懷里抬起小腦袋擔心的問道,“名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聰明的女孩子。爹爹說了,大部分的男人都不喜歡自己的女人比他聰明。”  “怎麼會呢,蓉兒越聰明哥哥就越開心啊。”楊立名知道黃蓉的心思。黃蓉以前跟著他的時候,和跟著原著里的郭靖有很大的不同。比起原著里的女中諸葛,他身邊的這個蓉兒妹妹更加像個鄰家小妹妹。不是她跟著楊立名就變笨了,而是楊立名不需要她像為原著里的郭靖一般不得不為他去傷腦筋。畢竟楊立名雖然不算太聰明,但比起郭靖大蝦還是可以很驕傲的說,我的智商比你高上N個檔次。  聰明的女人知道隱藏自己的鋒芒,不去搶自己情郎的風頭。  “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在水上飄的。”得到名哥哥的回答,蓉兒妹妹放心了。又開始問道。  “呵呵,你這丫頭有的時候這麼犯迷糊呢?去水邊看看,要把內力聚到雙眼仔細看哦。“楊立名點了點黃蓉的小鼻子好笑的道。  “哈哈,在湖里定木樁,虧那個老頭想的出來。還肯花那麼多的工夫。名哥哥,他不會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在弄這些木樁吧?”拉著楊立名到湖邊瞧了一下。蓉兒妹妹樂了。  “那當然,人家可是這個世界的第一大魔術師啊,沒有點本事和毅力哪成啊。”楊立名回答道。  其實說真的楊立名還是挺佩服裘千丈那大忽悠的。憑他就那後天初期的微薄功力,在江湖上可以說連三流高手都未必算的上。卻硬是把一大堆的比他強出無數的高手忽悠的團團轉。甚至在原著里連歐陽鋒這種先天牛人,也被他騙過。  “什麼是魔術師?”黃蓉歪著腦袋疑惑的問道。楊立名見她那可愛的模樣,給她解釋起了魔術師是什麼。  兩人正在這里你儂我儂的說著話,直到傍晚的時候。才有一個歸雲莊的家丁來請兩人出席酒席。  莊內大廳,酒席早已備好,眾人分賓主落座,楊立名和黃蓉自然坐在一起了。正要開席,忽听有人來報︰“稟莊主,外面有六個怪人前來搗亂。”“六個人,難道梅超風還請了幫手,”陸乘風驚道。楊立名見陸乘風的模樣,知道他擔心什麼。對他道“陸莊主不用擔心,我想來人可能是你的仇家吧。如今有裘千仞老前輩在。還有什麼好怕?”  “是啊。是啊。小娃娃的說的對。有老夫在不管他是千軍萬馬還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老夫鐵掌都讓他們飛到天邊去。襲千丈被楊立名一夸,瞬間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摸著胡子得意洋洋的豪言道。  見他話里似乎不把自己爹爹放在眼里,黃蓉臉色怒色一起。就要去揭穿這個厚顏無恥的老騙子。  被楊立名將小手拉了拉才醒悟,自己哥哥可是要看好戲的。心里憤憤道,老騙子,看本姑娘等一下怎麼收拾你。  黃蓉雖然打算和他秋後算賬,但還是笑吟吟的問道︰“既然老前輩這麼厲害,有本事怎麼不去找他們,把他們一一打倒,成為天下第一呢?”  “小女娃,你懂什麼,當年華山論劍要不是老夫當初家里有事。天下第一哪里輪的到什麼王重陽啊。”  听了秋大騙子的話,黃蓉冷哼一聲道,“那你現在去不是一樣,”  “老夫,現在不去找他們還不是他們運氣好,那王重陽都老死,我還和他掙什麼,北丐嗎,他整天到處亂跑,就算找也找不到,南帝都出家當和尚,本大俠不和出家人一般見識。西毒遠在塞外,老夫沒那工夫,專門跑到那去找他。東邪就更加不用說了,他總是待在桃花島那個龜殼里,我又不會奇門遁甲,又怎麼進的了桃花島,等他出了他那烏龜殼再說吧。”言下之意論武功的話,就是五絕也沒有一個值得他正眼看的。  “哼,好大的口氣,不知是哪位高人啊?讓我們江南七怪見識一下。”門口有五男一女跨步走進。正是那江南七怪。  柯鎮惡剛才走到門口听裘大騙子把五絕貶的一文不值,那他們遠不如五絕江南七怪不是連屁都不是了。不由出口沖道。  陸乘風這時也沒有立刻去招待江南七怪,而是陰沉著臉對裘騙子道。“裘前輩你未免言過其實了吧。”他見裘千仞如此貶低自己的恩師,要不是明知自己不是對手,早過去給他好看了。才不管你是不是前輩。  “是啊,是啊,單是北丐洪七公就很是厲害,你這樣說是不對的。”郭靖很是尊重洪七公也出口不服道。  而黃蓉心想,“本來本姑娘只是想把你打一頓了事,但是現在要把你扔到湖里喂魚。”  這麼多人中也只有楊立名還臉不變色的坐著吃菜,心里卻道,”這老家伙吹牛過頭了,看他怎麼收場。“  裘大騙子見自己惹了眾怒,卻毫不緊張。老神在在的起身道。“既然你們不信,那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本大俠的武功。讓你們心服口服。看好了。”  楊立名一陣感嘆這家伙果然是騙子的宗師,厲害。  只見大忽悠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兩塊一看就質地很是堅硬的石頭。手輕輕一捏。兩快石頭,就變成了粉末。  “嘶!”這一下震住了除楊立名和黃蓉以外的所有人。因為只要有點常識的武林中人都明白。把這麼一塊石頭捏碎,並不難。一般的武林高手,都做的到。可是如果是捏成粉末的話,內功一定要高到不可思議才行。沒有先天想都別想。就算是如今的楊立名也不敢說自己一定可以做的到。  “名哥哥,他的石頭不是面粉做的吧?”黃蓉拉了拉楊立名道。“呵呵,可能吧”楊立名道。  “哈哈哈哈哈哈,現在服了吧,什麼東邪西毒南帝北丐根本就不是本大俠的對手。”裘大騙子見眾人吃驚的表情。得意洋洋的道。他知道自己這一下把所有人都給震住了。  “哼,”他剛剛說完這句話,一聲冷哼響起,听到這聲哼聲。所有人都是心頭一悶。首首當其沖的裘老頭、更是差點吐出血來。臉色白了一圈。  听到這個聲音,楊立名苦笑,“沒想到他還是來了。  “爹爹,是爹爹,”黃蓉一下子站了起來。然後看向裘老頭的眼神,分明寫著你慘了。這幾個大字。  “何方高人來我歸雲莊,請現身一見”陸乘風光听聲音,就知道有一個高手中高手來了。  他話音還沒有落下,一個猶如鬼魅的身影。帶著一陣殘影。出現在大廳里。臉上帶著一張奇怪的人皮面具。獵鷹一般的眼神掃向了裘大騙子。“你口氣倒不小啊……獵鷹一般的眼神掃向了裘大騙子。“你口氣倒不小啊……他話一出口,那邊的陸乘風就已經全身顫抖起來了,但是看他帶著面具,不能確認是不是是自己心中想的那如神明一般的人。所以只是激動的盯著他看。  裘千仞被面具人的眼神一蹬,又是蹭蹭蹭的倒退了幾步,臉色更是變白了幾分。  “你是誰,難道沒有听說過本大俠鐵掌水上漂的大名嗎?識相的立刻滾蛋,要不然本大俠鐵掌一揮,讓你飛到洞庭湖去。”裘大騙子不愧是專業忽悠王。雖然被帶著面具的黃藥師剛才突然的眼神嚇了一跳,但是現在已經恢復過來,立刻氣勢洶洶的道。好像剛才那個被赫的臉色發白的他。壓根是另外一個人一樣。  他的話剛剛一出口。突然感到周圍的空氣,瞬間變的粘稠起來,呼吸變的比平時困難數倍,心中驚赫欲絕,腿脖子不停的抖動著。如果不是他心理素質了得,恐怕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就在裘大騙子快撐不住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陣的喊殺聲和慘叫聲。  然後踫的一聲,幾個歸雲莊的家丁飛了進來,看他們腦門上的幾個洞不停的流著血就知道沒救了。楊立名和眾人見一個女子走了進來凝然而立,臉上冷冷蒼白如紙,長發披肩,抬頭仰天,不是鐵尸梅超風梅姐姐還能是誰。  江南七怪和陸乘風一見到她都是心頭一寒。“梅超風,”六怪和郭靖齊齊的喊出。  “哈哈哈哈,原來江南七怪還都在這里啊,好好好啊,新仇舊狠,今天可以一塊算了。”梅超風陰惻惻的說道。  陸乘風雙手一功,道“梅師姊,二十年前一別,今日終又重會,你和陳師哥還可好?”  黃蓉一听他對梅超風的稱呼,卻拉著楊立名的衣袖道“這莊主的武功文學、談吐行事,無一不是學我爹爹,我早就疑心他與我家必有甚麼淵源,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陸師哥。  梅超風冷然道︰“說話的是陸乘風陸師弟吧?你玄風師哥已經早給人害死了,我也雙目已盲,你開心了是嗎?”  陸乘風的確有點開心,黑風雙煞死了一個,瞎了一個。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多了不少保障。但是想起昔日的情分,心中又是同時一陣悲傷。不禁嘆了口氣,說道︰“害死陳師哥的對頭是誰?師姊可報了仇麼?如果沒有,小弟願意相助一臂之力,待報了本門怨仇之後,咱們再來清算你我的舊帳如何。”  梅超風心中一動,“江南七怪就在這里,如果借他的手殺了他們,讓他們狗咬狗,豈不是更加好。”  她還沒有回答陸乘風。韓寶駒就拍桌而起,大嚷︰“梅超風,陸乘風,你們的仇家就在這里。有本事就來,我們江南七怪還怕你們不成。”另外幾怪急忙伸手拉住他。如果陸乘風和梅超風今天真的聯手的話,恐怕他們江南七怪今天真的要在江湖上除名。  這時因為梅超風的出現而得到緩刑的裘千仞,突然道,“陸乘風原來你跟梅超風是師姐弟啊,那你們還吵什麼,你們自己師傅的都已經被全真七子給殺了。還逞哪一門子的英雄好漢?”楊立名一听,心頭大汗,這個白痴竟然還和原著里一樣。說出了這件根本沒有發生的事情,這不是找死嗎?人家黃藥師就在他面前啊!”但是梅超風他們可不知道。和陸乘風齊聲的驚叫道“你說甚麼?”梅超風更是一翻手,抓住他手腕。毫不理會疼痛的大叫的大忽悠。裘忽悠見梅超風不放開自己。連忙道︰“桃花島主黃藥師給人害  他害死的死字還沒有出口,已經被人踢飛出去。動手的正是黃蓉。一邊踢著裘老頭,一邊對著大騙子狠狠的道,“我呸!你這個不要臉的大騙子。我爹爹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呢。我踢死你。”  然後跑到黃藥師的面前,抱起他的胳膊就道,“爹爹啊,那個襲老頭剛才竟然敢詛咒你呢,你怎麼不教訓他啊”  唉!,黃藥師嘆了口氣。對黃蓉寵溺的道。“你爹爹我氣都已經給你這個到處亂跑的丫頭氣死了。哪里還有什麼力氣教訓人呢?”其實黃藥師壓根就不把裘騙子這個在他眼里和廢物差不多的家伙放在眼里。在他看來,自己用氣勢壓壓你已經夠給你這個廢物面子了,“動手,你佩嗎?”  “那個,小婿楊立名拜見東邪黃藥師。黃岳父大人,,,你好啊。好久不見啊”楊立名跳了出來,笑嘻嘻的對著黃藥師道。他在提醒梅超風和陸乘風。你們的師傅來了。  听了他的話,眾人反應各不相同,江南七怪是嘴巴張的大大。裘忽悠是成了苦瓜臉,黃藥師,難怪不怕自己的弟弟的名頭,這下慘了。而陸乘風和梅超風立馬跪倒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弟子,拜見師傅。”只是一個滿臉的驚恐,一個滿臉的高興。陸乘風身邊的陸冠英怎麼拉都拉不起父親。反而被父親一把拉下一起跪在地上。  黃藥師拿下臉上的面具。瞧了瞧楊立名道,“原來又是你啊?現在叫我岳父可是早了點。”  “呵呵,不早不早,不是遲早的事情嗎”楊立名撓了撓腦袋,厚著臉皮道。  黃藥師吊也不吊正以他女婿自居的厚臉男。走到裘大忽悠的面前道,“你真的是裘千仞?如果他就這幅德行,當年王重陽也不會請他和我們幾人一起參加華山論劍了。”不等裘忽悠回答,轉頭對陸乘風道。“乘風,將這個騙子,扔出去喂魚。”以他高傲,自然不會對廢物動手。  是,師傅。陸乘風應道。他也已經看出來這個裘老前輩是個冒牌貨,哪有絕世高手會被人一個眼神嚇的臉色蒼白的啊?就算這個人是黃藥師,也不可能吧?  “哎,你們干什麼”裘騙子在被歸雲莊的武士制住後慘叫的往外面拖去。  “岳父大人,先等等。”楊立名這個時候道。然後跑到裘忽悠的面前。對著感激的看著他的裘忽悠一笑。將他身上的東西全部搜了出來。什麼面粉做的石頭啊,什麼精鋼石啊。一堆魔術師專用的物品。確定他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後。對著歸雲莊武士。揮揮手道。“好了,你們繼續。把他拖出去喂魚吧”……啊!你這個強盜。聲音漸漸的遠去。  黃蓉對楊立名好笑的道。“你好壞啊,真是雁過撥毛。”說著又樂呵呵的拿起裘老頭身上搜出的魔術師專用物品。“不過這騙子身上好玩的東西倒是不少。黃蓉對楊立名好笑的道。“你好壞啊,真是雁過撥毛。”說著又樂呵呵的拿起裘老頭身上搜出的魔術師專用物品。“不過這騙子身上好玩的東西倒是不少。  黃藥師沒有理會在和黃蓉把玩著裘忽悠身上拿來的東西的楊立名。而是徑直走到了陸乘風的身前,眼中有些慈愛的對著他說道︰“乘風,當年確實是為師的不對。不該遷怒于你們啊。這些年,讓你們受苦了。你唉願意認我這個師傅嗎?听到黃藥師的話,陸乘風連連磕頭,黃藥師拉都拉不住。“不,不,是弟子的不對,弟子從來沒有怪過師傅,如果不是弟子等人沒有保護好師娘,也不會讓他們有機可乘的,是弟子的錯,師傅千萬不要這麼說。弟子不敢。”陸乘風可是嚇了一跳,心中敬諾神明的師傅,竟然突然給他道歉。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好了,乘風。為師竟然做錯了,難道連承認的勇氣口沒有嗎?”又看了看陸冠英道,他是你兒子吧,似乎沒有練我們桃花島的武功?”  “沒有師傅的允許,弟子不敢。弟子……”陸乘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