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帅哥厕所微博|偷拍学生妹呕吐视频|偷拍射入精子图片动漫
业务邮箱
CkxSPdjh@gmail.com
首页> 晋城偷拍少妇

香車美人

内容详情

香車美人   夏天的陽光是夠熱的。夏天的大地也足夠熱的?夏天裏所有的東西都是足夠熱的。夏天裏青年男女的心更是夠熱的。   王一中的一顆心更是火熱無比。然而他的獵物李玉如卻是冷冰冰的。   提起王一中可是鼎鼎有名的花花大少,人俊、體壯又有錢,不知已「宰」過多少女人。他憑著家產,在女人國中可說是無往不利,百發百中,可是,如今卻碰上李玉如這個對手。   李玉如乃南星舞廳的舞女。她下海已有半年.但卻出污泥而不染。她不是天仙玉女,更沒絕代風華,但那大方端淑的儀態,骨肉均勻的身材,別具清新脫俗。她是一塊耐玩的碧玉。   一個人如果經常吃大魚大肉.一定總想要換另一種口味,王一中就是這樣子才猛追李玉如。他一天到晚痛宰「肉彈」「X彈」…早已膩了!自碰見玉如,他便著迷了。   他追求她已有不少日子了。他用過了種種方法,她仍是若即若離。她對他總是「公事公辦」。他約她吃飯,她就陪他吃飯,而且氣氛十分的融洽,祇要他替她買了出街鐘」,她便陪他到處玩。   她對他十分親熱,似乎十分快樂!他摟她的腰,她決不在乎!他要親她的粉頰,她就笑瞇瞇的任他去親,但是他若要親粉頰以外的地方,她便說還不到時候。但是他若想動別的地方,她便提出警告,他若有一點強求的意思,她便要和他說再見。   有一次,他做了一個試探。他吻她粉頰後問道:「玉如,我可以親親別的地方嗎?」   她媚笑問:「什麼她方呀?」   他指指她的鼻尖,問道:「鼻尖,行不行?」   她想了一想道:「好吧!就破例了!」   他大喜道:「謝謝妳的恩賜!」說完彎腰行了九十度鞠躬禮。   她笑笑道:「這是鼻尖的處女吻,你輕點!」   他低聲道:「妳閉上眼睛吧!」   他想要故意吻錯地方,趁機偷吻一下,這招還真不賴,可是她心中明白他的詭計,只是不說穿而已。她閉上了眼,但小手也掩上了櫻唇。他只得像徵式的吻了鼻尖一下,這個吻吻得很不是味道,他的內心不由得十分的失望和懊喪。   她睜開眼睛,笑了一下,似在嘲笑他!   他尷尬道:「妳怕我偷襲嗎?」   她點點頭道:「不錯!諾曼第防線。」   他急問道:「何時才撒除防線呢?」   她倚在他肩頭說:「到我心裏愛你的時候。」   她就是這樣的令他哭笑不得。   又有一次,他摟著她的腰,覺得柔軟無比,他不禁有點想入非非了,他逐漸往上摸索著…。卻聽她說道:「你已到禁區邊緣了,住手!」   他笑著問道:「禁區?是軍事禁區呀?」   她也笑道:「差不多!」   他笑問道:「假如我硬闖禁區呢?」   她沉臉冷冷道:「那我就不會給你好臉色看!」   他暗笑道:「沒關係,我必須闖闖才甘心!」   她挺胸道:「妳試試!我的手也會闖上你的臉,還會發出拍的一聲。」   聽了後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這使他對她灰心極了!一連十天沒有去看她,可是到第十一天,他又忍不住去看她了。她只是含笑地看著他。   他沒好氣的問她:「妳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她笑道:「我使你失望了吧?」   他苦笑道:「差不多!」   她笑一笑道:「何必呢?要有耐性呀!」   他喝一口酒道:「玉如,我求求妳,求妳愛我吧!」說完雙手合什向她參拜了。   她笑道:「那有這種求愛的?」   他鄭重道:「我愛妳愛得發狂,難道妳不知道嗎?」   她搖搖頭道:「我沒有感受到,對不起!」   他又苦笑道:「玉如,我保證只愛妳一人。」   她堅決道:「不行,口說無憑!」   他也恨恨地道:「好!那我找別人,再見!」說完,付帳後便走了。   王一中氣沖沖的來到「女王飯店」,他急於找一個女人發洩一下,他是這兒的常客了,他一進來,便聽:「哎喲!王大少呀!好久不見了!」原來是老板娘胡秋華在招呼他。   他淡淡一笑,道:「老板娘,叫個妞吧!」   胡秋華忙道:「行!行!你先休息吧!」   他躺在床上胡思亂想,還不到五分鐘,便聽到兩下輕輕的敲門聲,真是錢能通鬼神,他忙道:「門沒鎖,請進!」   只見門開處進來了一位妙齡女郎,他的眼睛不由一亮,連忙站了起來,心裏十分的欣喜!那是一個十七、八歲混血女郎。她有一頭褐黃色的頭髮、細腰、圓臀、豐滿的胸部。令人一見,馬上就有抱一抱的慾念。   她輕輕一笑道:「王先生,我叫羅娜,請多指教。」   他深感意外地道:「小姐,妳怎認識我?」   她笑了一下道:「王大少,誰人不知呢!」   他一把拉她至懷中,她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喲!你…」   他摸著她的臉道:「還沒給妳插上,就叫啦?」   她紅著臉道:「去你的,胡說什麼?」   他哈哈大笑著,動手脫她的衣服。不久,已把她剝得光溜溜的放在床上。他從頭到腳的欣賞著那玉體,再脫光了自己。他那怪手從臉、耳、脖子,一直游玩著,終於來到了山下。   它慢慢的自山下直爬到山上,又在山上休息一下,然後再慢慢下山,又攀登另一座山…。如此上山、下山,她已經禁不住渾身扭著,山頂的那兩顆葡萄,已經又硬又大了。他依依不捨的下山,開始跋踄著。   那是一塊平坦又廣大的平原,她那又白又滑的腹部令他愛不釋手地到處「亂逛」著!越過高山走過平原,終於來到一片黑森林。混血兒的性慾較強,體毛又黑又密的。經過一番摸索,終於出了森林,來到桃源洞。紅紅的玉洞.流著細水,景色十分迷人。   他便在陰唇和陰核四周撫摸著。不久,浪水更汩汩直流著。她被摸得又舒服又癢,全身急扭著。   王一中輕聲道:「這洞太小了。」   她浪笑道:「那你就把它拓寬吧!」   他捏了陰核一下,道:「沒問題,決不偷工減料。」說完,手指頭便插進了桃源洞內,又扣、又挖又轉的探測著。   她不由得全身直抖地道:「怎麼還不施工呢?」   他答道:「必須先堪查一下,才好動工呀!」   她低聲道:「真會弄傷人!」   他也低聲道:「哈哈,妳也可以摸摸我呀!」   她伸手一摸,軟軟的。她便用手套弄著大雞巴。他更急忙著查堪洞內的情況,他那右手中指和食指忙得「昏頭轉向」,一陣挖弄後,浪水已直往外流著。但是大雞巴卻仍軟軟的。   她忍住酸癢道:「它怎麼還不硬呀!」   他笑笑道:「用嘴含它就會硬了。」   她忙道:「髒死了,我不來。」   他笑道:「不含呀?」說完,手指在洞口內又是一陣挖弄。   她搖著下身,道:「唉呀!整死我了!」   他放開手道:「快含,硬了好插呀!」   她只得張嘴把雞巴含了進去,輕輕的吸吮著、吸著、套著,又用舌尖在龜頭四周舔著。那雞巴慢慢醒了過來,漸漸粗大了。她忙的更用力的吸吮著。終於大雞巴神氣起來了!   她喘了口氣,道:「好了!它大了!」說完竟拍手直樂,好像完成了一件傑作似的!接著她自己連忙仰身張腿備戰著。他哈哈一笑,直接上戰場。大雞巴剛到洞口,她已用手接它進去了,他稍微頂了兩頂,大雞巴進去了三分之一。   但她已不由自主的叫道:「哎喲!漲死我了!」   他又用力一頂,大雞巴又進去了一些。   她不禁叫道:「哎呀!頂到穴心了,美死了!」   他猛一用力,大雞巴齊根而入。   她只覺一陣酸麻,叫道:「哎呀…哎呀…插穿肚子了…哎…哎呀…哥…你…你那大雞巴太…太大了…哎…哎呀…真的太大了…哎…哎喲…」   他卻不慌不忙的抽插著…。首先,他按「九淺一深」要快抽插著,其次穿插著「右三左三」和鰻行的技巧抽插著。他是存心要幹倒她,以出出李玉如給他的氣。   羅娜一向善戰,她已久仰「王大少」之名.今晚相逢,她存心好好的領教領教他的功夫。但以目前戰況來判斷,她已必敗無疑!因她已動心了,而他十分沉著地攻擊著。   在他們激戰時,筆者請容打個岔。   有不少人問起性技巧及持久之方,筆者先藉王一中來說明技巧,爾後再介紹持久之方。性技巧可用「九淺一深,右三左三,鰻行」來作標準。   「九淺一深」,乃先以陽具淺進九次,再狠狠深入一擊。因九次淺進後,女子必覺又癢及舒服,再深入一插,效果必佳,此法既可持久,又可令女子痛快。如果每次都深入,極易弄成麻痺,反弄巧成拙。吃力不討好,切忌!切忌!   「右三左三」乃是以陽具各磨擦陰戶左右方,除非陽具粗大,通常皆無法滿塞陰道,故以此法彌補。「鰻行」和「右三左三」差不多,強調不可呆板抽插。   好,言歸正傳!   王一中靠著大雞巴和高度技巧,已抽插三百多下。羅娜的陣線已被他擊潰了,她仍困戰著。她奮力挺著、搖著、挾著…。   但對手太強了,又插了二百下後,她已禁不住叫:「哎喲…哥…哥哥…好哥哥…大雞巴哥哥…哎呀…我…我的小穴…哎…哎喲…美死了…美死我了…我的小穴…讓哥哥…插死了…哎…哎喲...插死我了…哎喲…好哥哥…頂死我了…我好舒服呀…哎…哎呀…穴…穴心麻呀…哎…哎呀…快…快…快頂…哥哥…快呀…哎…哎呀…快…快…快頂…哥哥…快...快頂…我…我要出了…哎…哎呀…出了…出了…美死我了…哎喲…」   只見她全身猛抖,一股股的陰精直洩著。龜頭被燙得酥酥的!她全身軟軟的,美死了!她想不到自己會敗得這麼快,這是生平第一遭!他仍在乘勝追擊著…   不久,她又浪叫著:「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我…我又要出了…哎呀…哎呀…不行了…我…我又軟了…哎…哎呀…又出了…哎…」   他更用勁插了.插得陰精直冒。她的浪叫聲,漸漸輕轉,成了呻吟。呻吟聲也漸輕,終於靜悄悄了。原來,她已死過去。但這種死去的滋味是很甜美、很難得的,一個女人在她的一生中若能「死」一次,可說無憾了!羅娜只覺魂兒離了身,輕飄飄的。   心跳微弱,舌尖兒冰涼。手腳也冰涼,美死了!想哼,哼不出來。要叫,叫不出來。只覺大雞巴仍在穴內抽插著,全身是麻又癢!又舒服又美的,過了十分鐘,她才醒來。   她輕輕聲道:「嗯…大雞巴哥哥…我死過去了…真舒服…大雞巴太會幹了…把我活活給幹死了…」   他笑問道:「死過去的滋味美不美?」   她媚笑道:「美、美極了…」吞一口水後,又道:「這是我第一次嘗到的滋味。」   他神氣道:「妳看我能不能幹?」   她大叫道:「你是天下第一幹王!」   他答道:「要不要再幹?」   她點頭道:「再來吧!」   他追問道:「妳不怕真的被幹死?」   她笑道:「死也甘心!」   他用力猛頂了兩下,她忙叫道:「哎喲,美死了!」   他笑道:「才開始呢,小心了!」   她忙道:「等一下,換我在上面。」因她實在太怕他了。   他一笑道:「要玩『倒插臘燭』呀!」說完,翻身仰天躺下!   只見大雞巴一柱擎天立著。她分開雙腿,張大小穴,慢慢地往下坐,小穴一點點地套下去,也覺得有一點點脹痛,但她仍慢慢套下去。她只覺得小穴很充實,穴心麻麻的,又覺得熱乎乎的,她剛要套動,他在下面用力頂了兩下,她便叫道:「哎呀,酸死了!」那陰精也流了一些。   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動著大雞巴,那對奶子也不停的抖著,十分的迷人,好似浪花一般。他用雙手搓揉著奶子和奶頭。她全身更加酥麻不已!自然而然的,套得更快更深了,王一中的那根大雞巴好似直伸入子宮深處似的,令她爽快不已!   她套動一百下後,陰精便流個不停。人也感到酥軟無力了。於是她喘著氣道:「哥,你來吧!」   他猛的一翻身,將她那一雙粉腿往自己的雙肩一放,那小穴便分得開開的,他便抽插起來了。此時他仍保存實力,不肯放手插。雖然如此,已經足夠她受的了,她被抽插二百多下以後,便已感到有點招架不住了。   小穴之水似乎乾枯了。她實在流得太多的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洩了幾次了!她已精神恍忽了!那有點乾枯的小穴,是又緊又暖的,他插的更起勁了,但她卻覺得痛得很,連忙低聲求道:「哥,好痛、痛死我了!」   但他仍抽插著,而且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她痛得冷汗直流,連眼淚也流了出來,哭道:「哥,求求妳,饒了我吧!」說完,忙按床頭鈴叫人。   不久,老板娘來了!通常只要鈴聲一響,服務生就來了,很少有老板娘親自出馬的,想不到這個老板娘服務這麼週到!   其實老板娘已經有過很多次的經驗了,因為每一次王一中來,便有女人按鈴求救。她便適時來接。一來救別人,一來自己也爽一爽!故鈴聲一響,她便來了。   一進門,她便道:「哎喲!王大少你就放過她吧!」說完,自己也脫光了衣服,投入戰場。   王一中抽出大雞巴,往她穴中一插。「滋!」一聲,全部進去了。老板娘可謂「有心人」矣!王大少一來,她早就想挨插了,因此已經先行流了不少水,所以,大雞巴便可以順流而進了。   他一口氣,快馬加鞭的幹了二百多下,那戰況的激烈,令一旁的羅娜心跳不已!她不禁輕撫著自己的玉穴。那「卜滋!」「卜滋!」的水聲響個不停!「啪!啪!」的肉擊聲清脆無比。老板娘之叫聲更是嚇人!   「好哥哥!插得我痛快死了…」   「王大少,你真行!」   「王大少!我的親哥哥,美死我了!」   「哎呀!我舒服極了!」   「哎呀!我要上天了!」   「哎呀!快…快…哥…哥哥…快用力頂…唔…唔…不好…不好了…我…我要…我要出了…哎…呀…出了..」   「哥…吻我!」她淫蕩得抖個不停!   他吻著她,大雞巴仍在幹著!同時摸著豐乳道:「嗯!好美呀!」   他覺得無限的快樂!同時他倆已緊黏在一起了!大雞巴塞滿了玉穴。兩張嘴緊黏著。他的雙手撫摸著雙乳,那豐滿又富彈性的雙峰,讓他愛不釋手,他不住的捏弄著,這是刺激!享樂!   她也熱烈的迎戰著。她的香舌迎著他的熱吻。她扭動身體,適應雙手的捏摸。她的玉穴一收一放地挾著大雞巴,這是王大少最喜愛的調調兒,她那下身更挺著!搖著!   乾柴烈火燒得更兇!男的是出山虎,女的是洞口蛇!虎蛇相鬥,不死不休!男的是如魚得水!女的是心花怒放!男的是神志兒昏!女的是如入迷境!兩人這一戰,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由於兩人的默契十分良好,故戰況更激烈,兩人忘我的戰著…   時間,已不存在他倆的腦際!他是臉兒紅,她是眼兒迷!他是頭兒斜,她是口兒開!他是呼吸急促,她是吐氣無力!他是喘息休休,她是嬌喘連連!他緊壓著她,她緊抱著他!   他猛幹著,她猛搖著!他全身抽動,她拼命迎戰!兩人完全是採取真槍實彈的方式激戰著。兩人已全身濕透了!整張床已濕了一大半!那是汗水、淫水的結晶,望著那一片片茫茫的汪洋大海,一旁的羅娜只得到浴室去沖洗了。床上的二人,仍在戰著!   他喘著氣道:「妹妹,舒服麼?」   她媚笑道:「美、美死我了!哥,你呢?」   他答道:「我也痛快!」   他忽然覺得腰脊一酸,便知不妙!那是要射精之兆,在此時此地,他還不想射精,必須拖延一下。他忙把大雞巴抽出來。   她突感一陣空虛,忙道:「哎呀!你怎麼可以把它抽出來呢?」   他嘻笑道:「這不好嗎?」   她求道:「哥哥!人家癢死了,快進來吧!」她在抗議著,他拖延著。   我們暫時先不管他們吧!筆者在此告訴各位一個秘訣,那就是如何「緊急剎車」,更加持久?這是關係重大呀!學會這招,夫妻間必更恩愛!當你覺得腰脊有點酸麻,就得小心了!那就是要射精了,此時精子必已完成「出發」的準備了。   請你快把雞巴抽出來,然後採取「緊急剎車」,舌抵住下顎,閉口吸氣,收小腹,就行了!切記!切記!言歸正傳!   經一番拖延,他已固住精門了,便道:「妹妹,來換個姿勢。」   她上身伏在床上,下身站在床邊。那圓臀,又白又嫩,十分迷人!由後看去令他性慾大動!他站在後面,抱著圓臀,覺得美得很!再將大雞巴插進玉穴中,抽插著!此招叫隔山採寶。又有人叫做隔岸取火。此招十分的美妙!男的可藉碰擊女方的圓臀,取得另一美樂!女的因反插,可碰到陰核,更加容易達到高潮。   兩人玩了一百多下,她又流了不少水。雪白圓臀,已成紅色。   王一中又道:「妹妹,再換個姿劫吧!」   她樂道:「好呀!玩什麼姿勢?」   他笑道:「來個『倒插楊柳』吧!」說完,他便抽出大雞巴,仰躺著!他很聰明,既可休息,又可閉住那股欲射之精。她也不希望他在此時射精,故欣然合作。她張開洞口,蹲著,對準大雞巴坐了上去。   「滋!」一聲,全根而沒!她「喔!」了一聲,輕搖著圓臀。原來穴心被大雞巴頂到了。不但被頂到,還被燙到哩!那種全身麻麻地,軟軟地感覺,美死了!她便一上一下的套動著…   休息一會兒後,他也向上頂著。她更美了!他見那對豐乳,抖得迷人極了,便把玩著!   套了二百下後,她忙叫:「哎呀!美死我了!」   她出水了!全身酥軟不已,便道:「哥,我出了,看你的了!」   他應了一聲,兩人對調位置,他便開始狠抽猛插了!足足幹了一百下,只覺精門一鬆。他忙用勁地頂住她的花心,一動不動地,那精門一開,粒粒冰雹似的精水便直射向花心。她受那陣熱燙,渾身一抖,又出了!兩人便相擁著,喘息著…   不久,羅娜自浴室出來道:「好了,起來洗個澡吧!」兩人便入內去沖洗了。   三人休息一下後,他道:「羅娜,這是一千元,妳拿去吧!」   老板娘忙道:「不行,我來付!」   羅娜接道:「我都不要,今天是我最懷念的日子,我請客!」   三人推了半天,最後每人出一千元,大吃一頓!可見,王一中如何罩得住啦!   王一中「花」了一陣子,不禁又想起李玉如來了,這正是「得不到的,總是好的」之心理。他又來到了舞廳,想不到李玉如請假,地花了一些錢,探聽到她的居處,便直接趕了過去。   李玉如與同事莎莉合租一層樓。她已接連一個月沒見到王一中,內心也覺得有點難過!她不禁有點後侮自己太冷了!其實她熱情似火.但又不敢惹上那王大少。所以她才與他保持距離。今天心情欠佳,便請假在家休息。   當她睡得欲醒時,忽聽:「莎莉!莎莉!」   嘿!男人的聲音,莎莉竟偷偷地帶男人回來了,由那聲音她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了,她忙輕輕地起來到莎莉房前。低頭自鎖孔一看,不由一陣心跳!原來房內正在演著精彩的一幕。只見莎莉和一個男人皆一絲不掛的臥在床上,好戲正上演中。   莎莉的玉手正握著一支粗短的陽具,忙著上下套動著,好似在玩手槍似的。只聽那男人道:「莎莉,給它舐一舐吧?」   莎莉撒嬌道:「哼!才不呢!誰知它乾不乾淨?」   他急道:「冤枉!我可發誓…」   她忙接道:「哎呀!我相信你啦!」   他吐口氣道:「那妳就舐它吧!」   她便以舌尖在龜頭四週輕舐著,有時在輸精管上輕舐著!他美得全身一直顫抖著!美死了!   「莎莉!美死我了!」   她再以舌尖輕舐他的肛門、那種刺激令他舒服異常。良久,他舒服地放直了雙腿,雞巴更粗了!她的舌尖又回來輕舐著馬眼。   他樂道:「哎!甜心,酸呀!」   她便含住大龜頭,用力的吸舐著。   他邊摸雙乳邊道:「莎莉,舒服喔,再快一點!」   她那一張小口含得滿滿的,再輕輕地吐出來。加此的上下套動了約五十下以後,他更覺暢美了。大雞巴不禁上下挺動著。她也套動更快了!   忽聽,他道:「心肝,快動,我…我要丟了!」   她套動加快,且用力的吮著!他那小腹也加快挺動著!不久,他全身一抖,洩精了!她全部接收地吞了下去,兩人皆閉目在回味著。   門外的玉如看得既緊張又刺激,更帶有一份寂寞的感覺,她想不到,莎莉竟然那麼大膽!她們二人曾經是情場失意著,故對男人深懷戒心,想不到莎莉竟然找到對象了,而且還挺火熱的!而自己呢?唉!   當他想回房時,忽聽一聲:「哎喲,輕點呀!」仔細一看,原來他正用手挖弄著莎莉的玉戶,只見那人伸出舌尖輕舐著莎莉粉紅色的玉戶。他正是「投桃報李」、「以牙還牙」。她美得直冒泡,股股的淫水一直往外流著。   她忙浪叫著:「喔!哥,裏面癢!」   他那舌尖忙進去抓癢!   她輕挺著玉戶道:「哎呀!美死了!」   她美得雙腳直蹬,小腰直扭!那淫水更汩汩直流!   不久,她求道:「哎…哎呀…哥…哥…求求你…饒了我吧…哎呀…我…我受不了呀…哎…哎呀…」   他興奮得舐得更起勁。   她受不了地叫:「哥…哥哥…哎…哎呀…我…我受不了呀…等下再舐吧…哎…小穴吃不消了…哎…」   他收回舌頭,改以嘴含著陰核吮了起來。   她喘著道:「親哥哥…哎…哎呀…差點被你舐死了…現在吮得好…美呀…好…好…」   他似吃東西般,將淫水全吞了下去!   她只覺全身發熱,穴內更癢,忙道:「哎呀…好哥哥…穴心癢死了…快快進去舐一舐吧!用力舐吧…哎呀…」   這次那男人採取了不同的攻擊,只見他的舌頭進去舐了一下,便又捲回來,再進去,又出來。如此一舐一捲,令她瘋狂不已,那種暢美使她「胡作亂為」了。   只見她緊抓床單,雙腿直蹬,玉戶高挺著!口中不停地哼著:「哎…哎…哎…」   忽見她全身一軟,停了下來。那男人卻吸得津津有味!原來是莎莉出水了!兩人便相擁休息著。   門外的玉加拖著疲倦身子轉身要回房,忽見眼前不知何時竟站了一個男人,她忙張口欲叫!可惜,那張櫻唇卻被人給封住了。那人邊吻她,邊退回她房中。   好久,兩人才分開,她喘道:「你來幹什麼?」   他噓了一聲,道:「小聲一點,那人要走了!」   果聽一陣腳步聲和關門聲,那男人走了。兩人便大氣不吭地相視著,莎莉也至浴室洗澡。   他便對她道:「妳今天怎沒上班?」   她白他一眼道:「想休息一下!」   他笑著說:「如此休息?」   她紅著臉道:「你…」話未完,便又被吻住了。   起先,她捶著他,抗拒著!漸漸地,越來越輕了。終於,她緊摟著他,香舌輕送,逗得他春心大動!他吻著,手也活動著。她再也無力抗拒了!他便放心的大肆搜索,那動作也儘量保持輕細溫柔,他輕輕地脫去了她的外衣,更積極地搜索著。   他抽個空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只留內褲,此時,她也只留一件小三角褲和一付小乳罩了。這半裸的美人實在迷人!他摟著她,盡情的愛撫著,她也在他身上撫摸著。   房內沒有風,熱!兩人肉體相纏,熱!兩人內心如火,更熱!   兩人已是喘吁吁了!他見她的兩頰泛紅,便輕輕的卸下她最後一道防線後,自己也脫去內褲。屋內之燈光,不由一暗,那是因為被兩人之健美身材比下去了!尤其玉如那肌膚更白得耀眼!   他胸寬肩闊,肌肉結實。她細皮嫩肉,身材苗條。   她躺在床上,王一中站在床前凝視著這上帝的傑作!   白嫩的肌膚,細細腰兒!紅紅的小臉,既嬌又艷!高挺的玉乳,渾圓至極!小小的乳頭,似紫葡萄!平滑的小腹,如誘人島!神秘的肚臍,多麼迷人!修長的玉腿,令人心跳!紅紅的玉洞,使人遐思!   王一中呆住了!渴望甚久,終成事實,他竟呆住了!他坐在床沿伏身下去…。他愛憐的到處輕吻著!   吻著臉、眼、耳根、小嘴!吻著頸、胸、乳房、乳頭!吻著腰、小腹、大腿、腳趾頭!   終於吻到桃源洞口了!那黑森林、那小玉穴、那小溝,真可愛!撥開她的雙腿!他看到一股溪水直往外流.水勢並不大,可見她還不怎麼動情。他硬用手敲敲那洞門,再用舌尖舐了幾下,嘿!熱熱的!鹹鹹的!他便含著陰核吸吮著!   開始時,玉如還沉住氣,她任由他去愛撫,一直到他吻到小穴時。她才有點心急了!想不到他竟會用舌頭伸進去吻洞內,那熱呼呼的舌頭,震得她心跳不已,那穴內更是酸麻無比!要命的是他又吻住了敏感的陰核,此即「擒賊先擒王」之妙招也!她只覺全身又酥麻又酸癢!   她不住顫動:「哎…咬呀…不能吸了…停一停呀…哎呀…癢死我了…嘻…」她已淫興大發,浪勁大興了!   她一面笑:「嘻…癢死了…」一面叫:「哥…別咬了…要出水了!」全身更是扭個不停!   她輕輕地套弄著大雞巴,不久,它已變成「目瞪口呆」了,既粗又長的大雞巴,令她心中大喜!   她媚笑道:「好了,大雞巴發威了,可以幹了!」說完,竟拍手大樂!   王一中也笑道:「玉如,想不到妳這麼浪,以前…」   她忙接道:「別廢話了,快進來吧!」   他伏在她身上準備「肉博戰」。她握著大雞巴,對準了自己穴口,覺得熱乎乎的,他稍用力,大雞巴進了一個龜頭,她卻道:「哎喲!有點漲痛!」   他便輕輕抽插著,不久.洞口稍鬆,水也多了,他便再用力向前一挺,她眉頭微皺一下,但已全根而入了!他按「九淺一深」之要領,輕動著。起先,她一動也不敢動。不久,洞內一陣酸癢,她便輕輕上挺著。   嘿!不痛啦!她便用力挺動著,一挺動覺得洞內的酸癢稍止,喔!右邊還癢,她便輕搖臀部,剎剎癢。就這樣挺著、搖著、抖著!   但仍覺得酸癢,她便道:「哥,重一點吧!」   他便改用「八淺二深」之招,果然收效,她已眉開眼笑了,她玉腿勾著他的腰,準備發動還擊了,子宮一收一放,陰道壁一收一縮,大雞巴被吸吮得好舒服。龜頭被子宮口吸吮得很美妙,大龜頭被陰壁壓得很舒服,尤其輸精管更是爽透了!他便暫停抽插,享愛那美妙的滋味。   他吻了她一下,道:「玉如,想不到妳這麼利害!」   她以舌尖在他口中一捲,道:「只要你高興,我會盡力而為!」說完,送上一個長吻。   他快要醉了!不久,慾火他又起了,他開始抽插起來,先由慢而快,由緩而速,繼之,如出山之虎,猛抽猛插著。她也猛搖猛挺的迎戰著。他躍馬中原,她也你弄我弄!(你儂我儂)。   畢竟他棋高一著,只聽她浪叫:「哎…哎…好…好極了…哥…哥哥…大雞巴哥哥…我…我好美呀…美死我了…對…對…太對了…插…插得真好…哎…哎呀…你真能幹…這一陣插得我..好舒服…哥哥…用力…再用力插…插到底…插到我心裏去吧…哎…哎呀痛快死了…」   他只猛幹著,那霹靂般威力,搗得她全身顫抖不已!   不久,她發狂般叫著:「哎呀…哎呀…我的大雞巴哥哥呀…可把我美上天堂去了…哎…哎呀…我可美死了…哥哥…好哥哥…我…我的全身都酥了…喔…喔…我…我不行了…哎…哎喲…我…我要出了…出了…我出了…哎…哎…哎…美死我了…哎喲…」   似海浪般的精水直沖向龜頭,她已軟綿綿了。他被燙得酥麻不已,那精水隨著抽插,沿著她的屁股眼流了滿床。她那張嘴不知在說些什麼?不過,可確定是在叫好!可是那聲音越來越低,已成呻吟聲了!   終於,靜悄悄了,她已昏死了,她那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氣息十分的微弱,好似死了般,他已經有了經驗,知道那是因為洩太多之故,絲毫不以為意。但他憐惜她那柔弱的形狀,便停止了抽插,只是用大雞巴頂著穴心,用內勁在穴心四週輕磨著,約過了十分鐘,她悠悠醒了過來。   「嗯!美死我了!」長嘆一口氣,又道:「哥,我第一次這麼美,你真能幹!」   他吻了她一下,仍磨著穴心。只見她全身又扭了起來,她更用勁的頂著!磨著!每一下都是正中紅心。她直搖著身子,下身也上下挺動著,他擇善固執的以不變應萬變,不久,滴滴淫水自大雞巴根部直流著!她又浪了。   「哥…美死我了…哎…哥…你使壞…怎麼可以用這種笑拳怪招呢?…哎…哎…」   笑拳是指張著嘴的龜頭,怪招乃指又頂又磨。本來她可以收縮子宮來相對抗,但因為己經洩了太多,已是有氣無力,心有餘而力不足了,如今她之所以還能動,己是使盡吃奶的力氣了。   目前,王一中已取得絕對優勢,要宰要割,完全任他高興了,這就是大雞巴的利害和性技的高深吧!真是令人又羨慕又嫉妒。   正當玉如爽得渾身軟綿綿欲仙欲死的時候,忽聽三下輕輕的敲門聲。有意思,敲三下!兩人一陣緊張,卻聽那人道:「玉如,開門呀!」   喔!原來是莎莉!兩人才想起了世上還有莎莉這個人。兩人忙穿了衣服,準備見客。   趁他二人慌亂之際,筆者交代一下莎莉。莎莉送走那男人後,便去洗身子。經過一番沖洗,渾身輕爽多了,她便對鏡自照著,老實說,她那身子實在迷人,白嫩的肌膚,豐滿的身材。尤其那對玉乳又大又挺,要命的是玉穴像包子般豐滿,那可是英雄塚呀!   當她越看越得意時,忽聽玉如之叫聲,那是暢美的叫聲,她可是過來人,一聽便知玉如在幹什麼了!   她不禁暗道:「奇怪,玉如也有男人啦?」   她便擦身、穿衣,來到玉如房前。她也自鎖孔偷看裏面之緊張情景,這真是現世報,剛才玉如偷看莎莉,現在倒反過來。   莎莉剛好看到玉如達到高潮,她也看到玉如昏死過去了,她內心也蕩漾不已,淫水沿著右腳流了下來,在她右腳所立的地板上己濕了一大片,不過,她沒有發覺,因她太專心偷看了!   當玉如第二次高潮又來時,莎莉已經是忍不住了,她緊張得全身直抖,那是身心極度震蕩的表現。她也想挨插了,剛才那男人用舐只是治標而已,那只暫時抓抓癢而已,根本之騷癢,此時都已爆發了!   她急喘不已,她渾身輕抖…她再也站不住了,她靠在牆上喘著,耳聽玉如那陣陣的浪哼聲,莎莉更加難過,但她又不方便進去,她不由苦思著如何進去才好?實在又急又惱!她靈機一動,便敲起門來。   當玉如開門時,莎莉道:「玉如,我那皮包在不在妳這裏?」邊問邊往房內走。   玉如急得滿臉通紅,但是又阻止不住她。說時遲,那時快,莎莉進去時,一眼便看到了王一中的那根高舉的大雞巴,那東西真是雄偉極了。   她卻假惺惺的道:「哎呀!妳有朋友來呀?」說完,回頭便要出去。   玉如已知她心意,便拉住她道:「沒關係,坐一下吧!」   王一中也開口道:「嘿!妳不是莎莉嗎?」   莎莉也道:「是呀!王大少,你好!」   兩人便坐下傾談著,兩人的內心實在急得很,因為兩人皆是慾火高漲難耐,偏偏為了風度,必須強忍著慾火交談。倒是玉如洩了好幾次此較好些。   玉如見她坐立不安之狀.便笑道:「天氣這麼熱,穿這麼多衣服幹什麼?」說完,便要脫莎莉的衣服。   莎莉連忙起來推拒著,很奇怪的是,她越推拒.衣服是越脫得快,這大概是因為「欲擒故縱,邊推邊脫」的道理吧!   王一中看二女之狀,內心大樂,便脫去內衣褲,那根「命根子」蹺得半天高,不久,二女也清潔溜溜了。三人對視,陣無言。   還是玉如先開口:「莎莉,我已樂夠了,妳來吧!」   莎莉低頭不語,其實心中感激極了!   王一中心中更樂,他正覺不過癮時,想不到卻來了一個大美人!而且一看便知,莎莉是一個浪貨。比玉如還要浪上幾分。他便不客氣的動手,他以中指按著陰核,手掌掌心輕輕地揉著玉戶,中指似按電鈴般直按個不停,逗得她直浪笑著。   玉如見狀,對莎莉做個鬼臉,便去洗澡了。他那陣按穴,使她似喝多了酒般昏昏沉沉的。   她喘吁吁的依在他身上道:「哎!你真利害!」   他張嘴和她吻著,她將舌尖渡過去,在他口中攪動著,接著他吻著那對聳高的玉乳。忽右忽右,有時輕咬著乳頭,有時還吸吮著,沒多久,那對乳頭已成又硬又大的葡萄了。   她顫抖著道;;「哎呀…癢死我了…嗯…喔…不行了…我的穴中有東西要出來了…哎喲…好人…哎喲…哥哥…求你停止吧…哎呀…」   那淫水似忘了關似的流個不停,他那隻手已成濕淋淋了。他抱起她,輕放在床上,仔細欣賞著,那胴體實在迷人,該凸的地方就凸,該凹的地方就凹。真是個美人胚子。   他己自動張開雙腿,準備迎戰,   他卻存心先逗逗她,再上馬。如此,必可事半而功倍。他低下頭,先把玉穴四周之水舐乾淨,但是淫水仍汩汩地直往外流著,不久又濕了!他便吸吮著陰核,弄得她酥癢不已   那舌尖深入重地到處突擊。   她不由叫道:「哎…哎喲…哥…我…我癢死了…求求你…求你不要再舐了…好不好…求求你…好哥哥…我那小穴被你舐得酥癢死了…哎…哎呀…我的娘呀…哎呀…癢死我了…好哥哥…太雞巴哥哥…我…真的癢死了…我…哎…哎喲…」   他含住玉穴用力吸著,吮著…   她玉穴直挺,叫道:「哥哥…求求你…我求求你…別吸了好不好…我的天呀…我的大雞巴哥哥呀…我…我不行…我美死了…哼哼哼…喔喔喔…痛快死了…別再吸了好不好…哥哥…求求妳…我那地方被你…被你吸得好酸呀…哎…哎呀…我…我不行了…不行了…哎呀…我…我要…出了…哎呀…出了…出了…我出了…哎喲…好美呀…哎…哎喲…」   那淫水多得他吞不下,順著他的下巴直滴著。她抖索著,漸漸不動了!她叫著叫著,漸漸靜下來,只剩一陣喘息聲。   好久以後,她才道:「哥,我好美呀!」   他笑道:「我還有絕招呢!」   她忙搖手道:「哥,求求你別吸了!」   他哈哈大笑道:「好,不吸了,來幹吧!」   她喜得忙張腿迎戰!他持槍上馬,封準目標,微一用力!   她馬上叫道:「哎呀,等一下,有點痛!」   他笑道:「又不是開苞,還痛呀?」   她苦笑道:「你那東西太大了!」   他便道:「由妳自己慢慢頂吧!」   她便輕輕地把玉穴往上挺著。稍覺得痛,便停一下,然後再挺!經過一番停停挺挺,終於進去了三分之一,她已滿身大汗了。   他在上面輕撫著那對豐乳,那高聳富彈性而又柔軟的乳房,令他愛不釋手,百摸不厭!他不禁低頭吻著玉乳。   她喘著道:「哥,可以用力了!」   他便用力一頂,她不禁叫道:「哎呀…喔喔…痛呀…哎呀…嗯嗯…好痛…哎…哎呀…好痛呀…哎喲…喔喔…哼…哼…有點酸…好…不痛了…哎喲…我的大雞巴哥哥…我美起來了…哎…哎喲…我的親哥哥…真美…美極了…比舐還要美得多了…哎喲…痛快…真痛快…好哥哥…」   他依「八淺二深」之招抽插著!   她痛快地直叫:「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我好高興呀…我已久聞你的大名了…可惜…一直碰不到你…」   「哎…哎…老天爺…可憐我…終於安排…我們在一起了…我美死了…我情願…被你插死…哎…哎呀….好舒服…」   她又大叫道:「好哥哥…用力插吧…插死我好了…我…我再也不離開你了…我…我今天才真正痛快…哎呀…狠狠插吧…我死掉亦算了…」   他笑道:「難道妳從未痛快過?」   她喘著道:「從來沒有…過去的那些死鬼…不是太小…就是太短了…或是無法持久…那像你又壯又大…又熱…又能幹…哎…哎呀…我…我…我又不行了…快…快…快用力插吧…我…求求你…快用力頂…對…對了…頂…頂住…頂住了…喔…喔…我…我…又出了…出了…美死我了…」   他已摸清她的路子,便開始快攻了,正如摸清投手球路,可以長打了!每插一下,便在花心磨一下,她不禁跟著顫抖一下。如,此一下、二下、五十下、六十下…   她終於又叫了:「哎呀…哎喲…喔喔…喔喔…好哥哥…我的大雞巴哥哥…你怎麼…這麼能幹…我…我的穴心酸麻極了…美死我了…我…我痛快極了…好哥哥…把我插死吧…哎呀…浪穴不要活了…哎呀…我…我…我又要…丟出來了…丟了…丟了…我死了…我活不成了…嗯…嗯…哎呀…哼…我的水…會流光了…哎喲…美死了…哼…嗯…」   和玉如一樣,不久,她漸漸昏迷了,那高昂的叫床聲逐漸轉為低沉的呻吟,又過不久她的叫聲終於靜止了。她已昏死了!只剩「拍!拍!」的肉聲。他已剎不住車了,他似脫韁的野馬在草原奔馳般抽插著。   不久,她醒過來了,見他還在插,忙道:「哥,我不行了!停停吧!」   他仍埋頭苦幹!   她便大叫:「玉如,快來呀!」   玉如跑進來道:「莎莉,什麼事呀?」   莎莉急忙道:「玉如,換妳來吧!」   玉如忙搖頭道:「對不起!我不行了!」   莎莉繼續求道:「玉如,求求妳幫個忙!」   玉如脫光衣服道:「妳看,我的小穴又紅又腫的!」   真可憐,那玉穴真的被幹得又紅又腫的!   莎莉又道:「玉如,想個法子吧,我的水都快流光了!」   此時兩人再也不會不好意思了,相反地已是「同仇敵愾」了,兩人急著商量著。   玉如道:「有了,用嘴含。」   莎莉恍然大悟道:「哥,我給你含吧?」   他點點頭,便抽出大雞巴,然後仰天躺著,那根大雞巴生氣昂然的顫抖著,莎莉用三角褲擦乾大雞巴後,便用口含著。她含著、舐著、套弄著!可是,大雞巴仍是金槍不倒。玉如便加入戰場支援。她一吞一吐的弄著他那兩個卵蛋。雙管齊下,效果頗佳。   他以雙手摸著乳子、玉穴,忙得不亦樂乎,有時摸莎莉的,有時抓玉如的,真是享盡了齊人之福!   忽然他發大現了新大陸道:「好啊!真妙!」   原來他看到在圓臀中之屁眼,十分可愛,他猛一翻身,抱著莎莉的細腰,用力便向前一頂。   莎莉痛得便流下淚道:「哎呀!痛死我了!你在幹什麼?」   他笑道:「我給妳開苞!」說完,又用力一頂。   她痛得直搖屁股,道:「哥,求求你,饒了我吧!」   他笑道:「好,我就插妳那騷穴吧!」   她嚇得掩住玉穴道:「不、不,還在痛呢!」   他故作不知道:「那該怎麼辦?」   此時,玉如已拿來了凡士林道:「莎莉,塗塗這個比較好些。」   莎莉道:「好吧!冤家!」   玉如在龜頭和莎莉屁眼中塗了些凡士林。   王一中道:「慢著,玉如妳自己也塗一塗!」   她嚇得凡士林掉了下去,道:「哥,我這個太小了!」   他搖頭道:「不行,一視同仁!」   她只得也在自已的屁眼四周塗了一些凡土林,莎莉和玉如分別跪在地扳上,準備挨插。他站在後面仔細欣賞著。二人各具特點,可謂平分秋色,不過他此較喜愛玉如,便想先插莎莉的屁眼,畢寬莎莉是自己送上門的。   他舉搶,對玉如道:「玉如,幫忙把莎莉的屁眼張些!」   玉如起來以雙手把莎莉圓臀往兩側分開。   莎莉低聲求道:「哥,輕點喔!」   他輕輕的將龜頭向前推進,進去了一些。   莎莉卻叫道:「哎呀!痛呀!慢點!」   他很能沉住氣的一分一分慢慢推進著。他以一隻手摸著那對堅挺的玉乳,而另一隻手扣著玉穴,大雞巴則暫時停止前進,此乃所謂聲東擊西之招術。當她正在覺得全身酥癢不已,屁股不由得輕搖著,於是他趁這機會用力一頂,終於進去了一半了!   她卻有如殺豬般叫道:「哎呀!痛死我了!」   他安慰道:「慢慢鬆了就好啦!忍耐點!」認完,大雞巴便輕輕的一下一下抽動著。   她口仍然頻頻叫痛著,漸漸的,呼痛的聲音越變越小了!   忽然她大叫一聲:「哎呀!美呀!」   這忽然的一叫,令另外二人嚇了一跳,以為出了什麼事了!誰也想不到她是在叫好!叫痛快!   他吐了一口氣後,加速抽插著。莎莉也直往後頂著,互相配合著,由她那瘋狂的動作和神色,便可以知她有多舒服了,玉如便鬆手在一旁觀戰。她心中感到是又怕!又喜!又愛!又恨!   忽然聽到莎莉叫道:「加油!加油!插得好!美死了!」   受到她的鼓勵,他更用力插著,那八寸多長的大雞巴在不知覺中竟全根而入了,一絲都沒留在外面。他實在感覺到痛快極了!過癮極了!那大雞巴被緊套的美味,令他全身舒服極了!兩人就一直激戰著,大雞巴出出入入的!   莎莉真不愧為舞國中之騷后,屁股剛開苞,便奮戰不已,這種精神真令他欽佩。他便三管齊下--摸奶、挖穴、插屁眼,玩得不亦樂乎!   不久,只聽她大叫一聲:「哥…我不行了…美死我了…哎…哎呀…我…我出了…」說完,便軟綿綿的整個身子趴了下去。   於是他便拔槍來到玉加的面前,轉移攻擊目標,玉如見那根又光亮又粗大硬梆梆的大雞巴,嚇得不住的直往後退。   他笑道:「玉如,別怕!莎莉剛才不是玩得很痛快嗎?」   她搖頭道:「哥,你那東西實在太嚇人了!我怕受不!」   王一中想了一下,道:「那麼我們換個姿勢,妳在上面吧?」說完,便往床上一躺,高舉大雞巴,那八寸長又粗又黑的大雞巴還不住地跳動著,雄糾糾,氣昂昂的!那情景就似在頂天立地。   玉如在他兩側分腿蹲著,道:「哥,你可不能往上頂喔?」   他笑道:「妳放心好了,我不會往上頂的!」   她以雙手撐住身子一面說道:「哥!你幫我張開屁眼吧!」   於是他伸出雙手,張開她的屁眼,使它剛好對正大雞巴。她的屁股輕輕的往下沉,但一痛便自然而然地又向上提,就在一上一下的猶豫著,弄了大半天,大雞巴才進去一些。他已深感不耐,但是又不能食言往上頂。   終於讓他想起來一個妙方,他在她的腋下,輕輕的一騷,她一癢一笑,支持不住,屁股便往下掉下去。只聽「咕滋」一聲,終於整個大雞巴都插進去了!   但她已痛得直流眼淚:「哎呀!裂開了,流血了!痛死我了!」   她的屁股便要往上提,想要拔出來不讓他插,但是只要稍微一動,屁服便痛得要命,只得停止了!但還是不住埋怨道:「你…你好狠心呀!」   他嬉笑道:「長痛不如短痛呀!」說完,又摸著她那對玉乳和玉穴。   這兩處都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不一會兒,她只覺得全身酥癢不已,便輕輕地套動著。還好,漸漸地不太痛了!他便又輕輕地繼續再套動著,抽插了一百多下後,終於漸入佳境,套動的速度也逐漸加快了。   他對著她笑道:「玉如,妳是倒吃甘蔗,漸入佳境了!」   她啐道:「貧嘴!」嘴巴雖然是這樣說,但她越套越快了!   不過,女人終究是女人,體力不行,五百下後,她已喘吁吁了!   他見她這樣辛苦便體貼地道:「玉如,妳已經累了吧!換我來吧!」   她點點頭站了起來,然後在床沿邊趴下,她那又白又圓的大屁股十分的搶眼,他手握大雞巴對正了屁眼,整個插進去後,便幹了起來。她的屁股也往後迎合著,大雞巴的抽送,一板一眼的。那緊縮的感受,令他全身舒暢、精神百倍,越插越有勁。   再插了二百多下後,他全身一抖,汗毛一豎,腰際一酸,他連忙又快抽了十多下,一股熱精直射進屁眼中。她被燙得陰戶內淫水直流。射完精後,三人併排互相擁抱著躺在床上休息!   莎莉吐了一口氣道:「玉如,妳感到舒服嗎?」   玉如點點頭道:「想不到那麼痛快,簡直樂死了,妳感覺到怎樣?」   莎莉笑道:「我全身骨頭幾乎都快散掉了!真是累死人了!」頓一頓,又道:「我從前也和不少男人幹過,從未有這麼舒服的!」   玉如道:「我也已經半年多沒挨插過了,差點就被插死了!」   莎莉道:「幸虧妳我二人能夠通力合作,不然…」   玉如接道:「不然的話,一定會死掉!」   兩人一言一語中皆充滿了敬意和愛意,王一中只是在旁含笑靜靜地聽她們談話,他心中的那份得意更不用說了!   莎莉吻了他一下,道:「哥,你感覺到舒服嗎?」   他點點頭道:「真是太痛快了!妳們兩人對我真好,我也很喜歡妳們。」   玉如伸出手打了他一下道:「還說呢,你太兇了,差點要了人家的命!」   聽她這樣一說,他不由得意地大笑著。   三人經過一陣溫存後,便進入夢鄉了!   自從與玉如和莎莉搭上線後,王一中安守己多了!   今晚他送她們回去後,本想進去和她們再大戰一場,以洩洩火,但二女卻腕拒了,理由是身體久安,想早點休息。他只得快快的回家了!也想早點睡覺,以便養精蓄銳。   他家住在陽明山的高級住宅區,室內佈置得非常豪華。當他一進門,便看見二樓有燈光一閃一閃的!好像一個人在上面移動著。那似乎是手電筒的光,大概有人拿著手電筒在上面找東西。   他直覺地想到賊!有賊光臨他的住宅。於是他便輕輕的走了進去,輕輕的摸到了樓上。他聽到輕微的腳步聲和開箱的聲音,那手電筒的光更是一閃一閃的在房間內移動。   果然有賊光臨!他當下便想好了一個對付的方法。   他迅速的打開房門,接著便迅速的開燈!只聽「擦!」一聲,室內頓時大放光明!突然的變化,使那夜行客大吃一驚!她在燈光下被照得清清楚楚,原來是個女的,而且長得相當漂亮。   他意外地叫道:「怎麼是女的?是一位艷賊!」   原來那個夜行客竟然是個妙齡少女,十七八歲的年華,甜甜的臉,大大的眼睛,均勻的身材,長長的頭髮,乃上等姿色。真是想不到卿本佳人,奈何為賊?   她也被他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看了他一下。   梢一定神後,她便喝道:「你是誰?亂闖別人房間,有何貴幹?」   聽她一說,他真有點啼笑皆非之感!真是笑都笑不出來。   她見他不語,沒有一點表示,以為他也是和她同行,便對著他道:「還不快滾!」   他苦笑道:「叫我滾?妳…」   她揚起手道:「你再不滾的話,小心你的狗命!」   他裝作十分害怕的樣子,慢慢後退著,手腳還裝出輕微地顫抖,看到他這種樣子,她雙手抱胸十分得意地笑著!   突然,他快跑過去一把抱住她,接著將她往床上一推,只聽「砰」一聲,她便四腳朝天地倒在床上。他爬上去壓住她,對準嘴唇猛吻著!   她手捶腳踢的掙扎著!就是無法掙得開,便不停叫道:「唔!唔!你這賊!色狼!你這壞蛋!」   他更用力地抱住她,接著吻住她!雙手不停的在她全身移動著,撫摸著,不過他可不敢把舌頭伸進她口中,以免被她咬斷!那才划不來呢!   她敵不過他,被壓得無法動彈,只得任由他輕薄,無法抵抗!   他吻過癮後,才道:「小姐請問貴姓大名?」   她哼一聲,頭往旁邊一擺不理他。   他只是笑笑,便伸出手抓住她的衣領,握緊後用力一撕,只聽「嘶!」一聲,她那套洋裝便已被撕成對半!不能穿了!而且奶罩也露了出來。   她不由氣道:「你這色狼!你…撕壞了我的衣服了!」   他仍問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能告訴我嗎?」   她仍不吭氣,理也不理他。   他伸手抓住她的奶罩,用力一扯。「叭」的一聲,奶罩已是應手而起,那對高聳的玉乳便跳了出來,那種堅挺白嫩狀令他不由一陣心動!   他又問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雙手遮著玉乳,還是不答話。   他一狠心便用力扯下那件小三角褲,隨著褲子撕破聲,她那美妙的桃源洞和黑森林,便完全出現了!香噴噴,軟綿綿的好不誘人!   她忙分出一手遮著玉穴。   他仍問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只是瞪著他,仍然倔強不語!她那對眼睛恨得幾乎噴了出來,真恨不得把他一口吃掉才甘心似的。   見她不說一句話,他對她笑了一笑便迅速的脫去了西裝,只剩內衣褲,對著她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還是冷哼一聲不語。   他慢慢脫去內衣,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冷冷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他脫下內褲,慢慢道:「請問小姐貴姓芳名?不能告訴我嗎?」   她急著道:「你想幹什麼?你這賊!你這壞蛋!你這色狼!」   他笑一笑道:「再問一次,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冷笑一聲道:「你敢對我怎麼樣?」   他逗著她道:「妳說呢?我會對妳怎樣?」   她冷笑道:「諒你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他笑了一下,道:「再一次,請問小姐貴姓芳名?」   她閉目不語!   見她不答話,他連忙一把抓住她的乳房,來回不停的搓揉著!   她羞得伸出手來,給他一把掌!「拍!」清脆的一聲,打個正著!   他仍笑道:「請問貴姓芳名?」   她氣道:「色狼!色狼!」   他急忙低下頭吻住她那神秘的、敏感的桃源洞口,這一吻,吻得她暈頭轉向,對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她不由怔住了!一張臉漲得紅紅的!嬌艷欲滴!一粒粒眼淚便奪目而出!滿臉都是,看起來滿可憐的。   他見她沒有反應,於是便抬頭一看,想不到她竟然會掉淚,因為以他的想法,幹「闖空門」這一行的一定很「開放」的。   見她這個樣子,他的內心也稍覺不忍!便道:「小姐,妳為何要幹這一行呢?是否有什麼苦衷?可以告訴我嗎?」   聽到他的問話,她眼淚流得更多了!真是悲從中來。   看到她這個樣子,他不禁慌了起來!真不知如何來應付這個局面。女人的一哭、二鬧、三下吊,這三絕招實在厲害得很,他想了一下,便自衣櫃內取出一套洋裝,道:「小姐,穿上它,妳走吧!我也不想為難妳了!」   於是她便草草穿上洋裝後,道:「有膽的就別走,等我一個小時。」   她那生氣的樣子,別有一番姿色,他看得竟呆住了!   她喝道:「你到底聽到我的話沒有?」   他回過神來道:「好,我等妳!不見不散!」   她瞪了他一眼以後,便很快出的跑了出去,房內只留下一陣少女的幽香,讓王一中一人在房內回味著…回憶著剛才的奇遇!   也不知道時間經過了多久,突然聽到一陣汽車喇叭聲響著!他忙把頭探出窗外一看,在住宅門前亭亭玉立的站著三個妙齡少女!   他忙下去,開門道:「請進!請進!」   三個少女各自重重地哼了一聲以後,便大大方方的跟著他走進了客廳,王一中尚未來得及開口,稍年長的一位少女,便對著他道:「我叫李秋玉,她叫田淑珠,另一個叫邱美蘭。」   他用手指著最年輕的那位少女,笑道:「唔!妳芳名叫邱美蘭呀!」   邱美蘭哼了一聲,不理他!   他忙道:「遠來是客,各位小姐請坐!請坐!不用客氣,不要見外!」   三人陸續坐下後,他又問道:「三位小姐想要喝點什麼?」   李秋玉道:「隨便!」   他便從冰箱中取出了四瓶罐裝啤酒,分與三人一人一瓶,三位小姐也不客氣的伸手接了過去,四人各喝著啤酒不語。   還是王一中打破沉默,道:「三位小姐深夜來寒舍,不知有何指教?是否可言明?」   李秋玉忙道:「不敢,不敢,只是想要請教先生一個問題!」   他忙自我介紹道:「我叫王一中,講說!請說!我是知無不言。」   李秋玉道:「不知你剛才為何羞辱我們老三?」   他大笑道:「李小姐,這可是她自找的!這可不能怪我!」   邱美蘭氣道:「這怎麼是我自己找的?明明是你的不對,妳欺侮我,還不承認!」   李秋玉連忙阻止她道:「美蘭,妳先靜一靜,聽他說下去,等一下妳再說好了。」   王一中點點頭道:「還是李小姐明理,不愧是老大姐,敝人深感佩服。」   頓一頓,又道:「邱美蘭小姐深夜到敝舍來作案,被我發現後又拒不合作,對我不理不睬的。」   李秋玉道:「她作案是她的不對,你可以把她送到警所處理,又何必羞辱她呢?」   聽了李秋玉的話,王一中不由啞口無語,不知如何啟口。   李秋玉又道:「你知不知道美蘭尚是清白身子嗎?」   王一中紅著臉道:「我…我…」   田淑珠冷冷地道:「你,你什麼?色狼!你簡直是色狼!無恥!」   王一中急道:「冤枉,我若是妳們所說的色狼,我會輕易的放她走嗎?」   三人低頭無語。   他又接著道:「我是見她長得很可愛,才和她開玩笑的,想不到…」   田淑珠不滿道:「開玩笑,那有這種開法,太過份了吧?」   王一中紅著臉道:「我錯了,任憑處置好了!」   李秋玉道:「自我三人結拜以來,未逢此種羞辱,美蘭,妳想怎麼處罰他?」   美蘭張口:「我…我…」   誰知現在她已氣消了,她心中竟然不忍心去責罰他,原來她已經是暗中愛上他了!真是緣也!   田淑珠較潑辣,見她吞吞吐吐的,便道:「美蘭,快說呀!」   美蘭更急了!   田淑珠便和李秋玉到一旁商量著,大家一時看著她倆在談些什麼?不久,田淑珠神秘地笑道:「你敢接受我們的挑戰嗎?」   王一中低問道:「挑戰?」   李秋玉點頭道:「不錯!」   王一中道:「那一方面的挑戰?」   田淑珠冷笑道:「怎麼?怕了?」   王一中挺胸道:「笑話,男子漢大丈夫我怕什麼?」   李秋玉忙接道:「任何挑戰都不怕嗎?」   王一中拍胸道:「大丈夫一言既出…」   李秋玉接道:「駟馬難追。」   王一中點頭同意道:「任何挑戰我都能奪標。」   李秋玉對田淑珠道:「淑珠,告訴他吧!」   田淑珠笑道:「走吧!到床上去!」   王一中莫名其妙道:「到床上幹什麼?」   田淑珠笑道:「挑戰呀!」   王一中頓悟道:「喔!原來如此!」   四人便到樓上房內。   在李秋玉三人的想法中想藉美色好好地修理王一中。她們認為憑李、田二人便可以收拾王一中了。誰知她們都大錯特錯了!她們一念之差,慘遭痛宰;她們三人差點就「死」在床上,不過,話說回來,何嘗不是享樂一番呢!   言歸正傳…四人一進房,便各自脫得光光了!連那邱美蘭也不例外。王一中見三女之姿色,內心不由急跳!這三女無論在身段、膚色都很合乎標準,實在太美麗了!但他馬上吸氣寧神,準備好好的應付這一場硬戰,畢竟他是經過大風大浪的狠角色。   他一吸氣,只見那根大雞巴便軟綿綿地低垂著,一付「萎靡不振」的樣子。   田淑珠低頭一看,心中暗喜:「哼!憑這種小角色,還敢逞強!」   李秋玉也看到了,暗想:「憑他,由我一人應付便夠了!」   邱美蘭也想道:「奇怪,那東西怎麼和一小時前不一樣了?」原來她被羞辱時,已看到那雄偉的大雞巴了。   王一中一看三女之神情,暗喜道:「她們中計了…」   這真是一場鬥智鬥力之戰!王一中先使敵人輕敵,再伺機痛宰。   於是他道:「三位小姐,先看場小電影,培養情調好嗎?」   三女齊點頭同意。   五分鐘後,一切準備妥當以後,便熄燈放映了,王一中坐在三女之間,一起觀賞著…那是一個富麗堂皇的舞台。小喇叭手奏起急速的旋律,幕幔隨著旋律慢慢地升起,一個金髮碧眼尤物,著薄衫在輕舞著。   那尤物年約廿二、三歲。身材修長,三圍玲瓏。自薄衫可看到裏面之三點裝。她隨著音樂舞著…同時做著各種思春的表情…不久,她慢慢脫去薄衫。馬上呈現出她那雪白的肌膚。   那對雪白的豐乳,以乎要自那小乳罩中跳出來,尤其她那妖冶的表情,更令人銷魂!三女自覺比不上她。接著出現一個熱騰騰的蒸氣浴缸,那浴缸剛好能讓一個人洗澡,最妙的是那浴缸是透明的。   那尤物跳了一會,表現十分無聊狀。她慢慢地除去那小奶罩。那對令人著迷的肉彈便跳了出來,它們甚至還不安份的一直抖著,不由令人想入非非。   李秋玉低聲對田淑珠道:「我看她的胸圍至少有四十三吋。」   田淑珠笑了一笑,下意識的摸摸自已的玉乳,其實她那對玉乳,也是十分豐滿的。王一中在暗中看見了她的動作,便有了主意,他伸手摸著田淑珠的玉乳、只覺得滑膩異常!起初,她嚇了一跳,繼而任由他撫摸了。王一中得寸進尺的直摸她的玉穴。   她呻吟一聲,便由他去挖弄了,以他的高明挑逗手法,不久便把田淑珠逗得淫水直流,全身酸癢了。   銀幕上那尤物撫摸自己的玉乳一陣子以後,便溜進浴缸中,就好似一條美人魚般迷人。她害羞的把三角褲除去了。那肉包子似的玉穴便完全赤裸裸的呈現在四人的眼前了。   李秋玉不由吸了一口氣,暗道:「那穴太美了!」   此時,那尤物輕輕用水清洗著玉穴。自陰唇、陰核洗起…再拿手指進去洞內挖洗著。王一中己看過好幾遍了,所以很能沉得住氣,一付無動於衷的樣子。那三人就不行了!   王一中見把田淑珠逗得差不多了,便轉向李秋玉,田淑珠突感穴內空虛,只得自己動手了!王一中的手指輕經地撫摸著李秋玉的玉乳,輕搓慢揉的。李秋玉正在需要之時,他來了,毫不抗拒,相反地還挺合作的,他摸著乳房,捏著乳頭,輕輕挑逗著。   然後,他的手指到桃源洞中去遊覽觀光一番。她強忍著酸癢,不敢吭出聲來。那滋味實在很難受,全身似有萬隻螞蟻在爬般,說多癢就有多癢,但卻不能哼一聲,也因這樣,她更易興奮。因此,不久,她已淫水大放了!   他仍繼續不斷輕逗著她!此時,那尤物,正以手挖著玉穴,一付酸癢難耐的表情。她全身微微發抖,兩腿也挺直的顫抖著,小腿不時伸縮著。由於情慾的激動,使得她滿臉漲得通紅。她低聲呻吟著。那動作表情十分的誘人。   田淑珠就似那尤物般春心大動了,在不知不覺中,她照著那尤物的動作,挖弄起來了。她竟呻吟了…聲音也越來越清晰了!王一中忙轉移陣地,改向邱美蘭。他此招很高明,好似到處放火,任它燃燒,不久將會燎原,李、田二女已被他逗得如痴如醉了!   邱美蘭在私下已經愛上了王一中,故當他來襲時,她根本沒叫喊,她靜靜享受著他的愛撫。此時此景和一小時前完全不同。她己陶醉了!尤其那李、田二女之呻吟聲,似細菌般馬上迅速地感染了她,她不禁也低聲呻吟起來了!   王一中見狀,暗喜自己的計劃已成功一半了。他急忙起身關掉放映機,並且打開燈。在強烈燈光的照射下,三女不由一陣臉紅!原來燈亮時,三女的手指皆在穴中,而且還有韻律地挖弄著,尤其地上已成一片汪佯大海了。   三人所流的淫水,已經匯集在一起了,地上到處滑溜溜的,王一中小心地收拾著放映機,以免滑倒。三女只是低頭不語。   王一中收拾好後,笑道:「這部片子好不好